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txt下载 免费试读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同人女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

月色阑珊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司马,阿爷 阅文集团

月色阑珊优质小说《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由月色阑珊新出的古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线人物司马,阿爷,内容波澜起伏,非常值得追。书中主线围绕:司马昶痴痴的望着宇文悦,心中的悔恨之意几乎要将他彻底淹没,他不明白为何前世的自己竟会那样狠心,竟然会对宇文悦那般绝情。他怎么忍心,怎么舍得!“佳娘,对不起……”双唇颤抖了好一会儿,司马昶只艰难的说出了

177次点击 更新:2020-06-18 10:01:40

免费阅读
月色阑珊优质小说《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由月色阑珊新出的古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线人物司马,阿爷,内容波澜起伏,非常值得追。书中主线围绕:司马昶痴痴的望着宇文悦,心中的悔恨之意几乎要将他彻底淹没,他不明白为何前世的自己竟会那样狠心,竟然会对宇文悦那般绝情。他怎么忍心,怎么舍得!“佳娘,对不起……”双唇颤抖了好一会儿,司马昶只艰难的说出了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司马昶痴痴的望着宇文悦,心中的悔恨之意几乎要将他彻底淹没,他不明白为何前世的自己竟会那样狠心,竟然会对宇文悦那般绝情。他怎么忍心,怎么舍得!

“佳娘,对不起……”双唇颤抖了好一会儿,司马昶只艰难的说出了这五个字。

宇文悦并没有理会司马昶的道歉,她前世所受的锥心之痛,又岂是这区区五个字能了结的。她与司马昶之间,早已经是至死难解的宿世恩怨。

并不看向司马昶,宇文悦佯装平静的问道:“司马世兄,听阿娘说,前世之事你已尽知?”

司马昶见宇文悦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痛的心如刀绞,他用力点头,颤声道:“是,我都知道了。”

压下胸口传来的剧痛,宇文悦继续佯装平静的说道:“知道便好,你既然尽知前世,我也就必不多说什么了。今日我肯见你,只是想告诉你,今世,我宇文悦绝不会再嫁给你司马昶。你若执意不肯退婚,苦苦纠缠,宇文悦唯有一死。”

“不不,佳娘,你别这么说……前世之事,有好多你都不知道……”一听宇文悦如此绝决,司马昶急的满头大汗,冲上前去拉宇文悦的手,口中急急的叫道。

宇文悦往后猛退几步,避开司马昶的手,冷冷道:“我需要很知道很多么?我只需要知道朔儿被你毒死,玫儿被你逼嫁柔然,惨死在出嫁路上,我阿爷阿兄阿嫂弟妹侄儿侄女尽数被你屠杀,世间自此再无宇文世家。我知道这些难道还不够?司马昶,在你心里,我到底有多愚蠢,被你害过一次还不够,还要送上门让你再害我全家一次?”

宇文悦原本想冷静的与司马昶说开了,希望可以一别两宽各自欢喜。那知前世的悲惨经历尽数浮现于眼前,她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控诉之声一声比一声凄厉,泪水也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佳娘,我没……我不会……真的,我保证,绝不会重蹈复辙……”司马昶想为自己辩解,却说不出一句辩白之辞,宇文悦的声声质问,如最锋利的匕首,一刀一刀扎在他的心上。他只能强忍着苦痛,说出那句极无力的保证。

“呵呵……重蹈复辙!司马昶,我真的没有想到,在你心里,我是世上最愚蠢的人。罢了,多说无益,你走吧,往后再不要来我宇文世家,我们都不愿再见到你。”宇文悦仰头冷笑,硬生生逼退眼泪,冷冷的说道。

“佳娘,你别……我求你,别这么……”司马昶想求宇文悦别这么绝情,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毕竟与他前世的所做所为相比,绝情的人是他而不是宇文悦。

“佳娘,我知道前世自己罪大恶极百死难赎,我也不敢奢求你原谅我。只是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补偿你,补偿朔儿,补偿玫儿,补偿整个宇文世家,佳娘,我用生命献祭天地,求得你的重生,就是想弥补这一切的,求你别拒绝我,行么?”司马昶哀哀苦求,言辞极为恳切。

宇文悦一怔,她方才听司马昶说是他用生命献祭天地,为自己求得重生,这是真的么?前世的他那般狠厉绝情,怎么可能以他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为自己求一个重生的机会?

见宇文悦用满是怀疑的眼神看向自己,司马昶心中气苦,却还不能表现出来,他自己种下的恶果,只能自己硬生生吞下去。

“佳娘……”司马昶软声唤道。

“你什么都不必说,我不知道自己因何重生,只知道这一世,我绝对不会重蹈复辙,看在两家有通好之谊的份上,我还叫你一声司马世兄。司马世兄请回吧,往后有事无事都莫再登门,也免得大家为难。”宇文悦淡淡说了一句,转身便走,再不愿与司马昶多做纠缠。

若是再听司马昶说下去,宇文悦怕自己会的决心会动摇,前世她对司马昶用情极深,这情,就象野草似的,她纵然一时能铲除干净,可没多久又在心中生长出来。若是真能绝情,她的心也就不会痛了。

“不……”司马昶大叫一声,冲上前一把抓住宇文悦的手。

宇文悦厉叱一声“放手……”,同时用力往回拽自己的手,神情突然变的极为激动。

“佳娘……”随着一声疾呼,一直守在院中的宇文信听到女儿尖利的声音,立刻冲了进来,见司马昶个登徒子竟敢轻薄他的女儿,宇文信大怒,他左手一把抓住司马昶的手腕一拧一翻一送,便将司马昶甩到一旁,右手则轻将女儿推到自己身后,将之保护起来。

“阿爷,我没事,他伤不到我。”知道自家阿爷的担忧,宇文悦赶紧说道。

宇文信回身检查女儿的手腕,见上面只是一圈淡淡的红痕,看上去并不严重,这才轻轻吁了口气,吩咐道:“还好,记得回头抹点儿药,过几日就能消了。”

宇文悦轻声应了,站在父亲身边,轻声说道:“阿爷,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再没什么同他说了,请您派人送司马世兄回府吧。”

司马昶闻言悲声叫道:“佳娘,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

宇文悦原本已经转身欲走,听到这句问话便又转过身子,冷冷的看向司马昶,轻声反问道:“当日,我那般求你,你可曾给过写宇文世家机会?可曾给过朔儿机会,给过玫儿机会?”

司马昶立时无言以对,此时他真恨自己怎么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竟连为自己分辩一句都不能够了。全天下再没有比他更理亏的人了。

“佳娘,你真的这样恨我?”过了好一会儿,司马昶才颤抖着问出这样一句。

“恨你?我应该是恨的。不过我可以答应不再恨你,只要你不再在我面前出现。”宇文悦冷冷的说着,神情极冷,如雪山寒冰一般。

听到前面半句,司马昶心中还升起一丝希望,可是听完整句话,他如遭雷击,宇文悦宁可放弃恨他,也不愿意再见他,这个认知让司马昶五内俱焚,痛断肝肠,刚刚升起希望的双眼立刻笼上浓浓的灰败之色,他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么?

精彩评论

这本《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月色阑珊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