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丫鬟王妃》丫鬟王妃简汐完结 傲娇受 丫鬟王妃小说大结局

丫鬟王妃

《丫鬟王妃》

简汐 著

已完结 职场 曹魏,福贵 互联网

《丫鬟王妃》是简汐笔下的一本职场网络故事,主线芬芳复杂,文笔点石成金,值得一看。《丫鬟王妃》精彩内容 王三山跪在地下,虚弱无力地行礼:“参加各位大人。”“王三山,王府指控你毒害鲁王爷,你可认罪?”宋景一拍惊堂木,端出气势问道。他是廷尉左监,是此案的主审官。“冤枉啊,王爷对小的有知遇之恩,如何会做出这等

859次点击 更新:2020-07-06 15:01:32

免费阅读
《丫鬟王妃》是简汐笔下的一本职场网络故事,主线芬芳复杂,文笔点石成金,值得一看。《丫鬟王妃》精彩内容 王三山跪在地下,虚弱无力地行礼:“参加各位大人。”“王三山,王府指控你毒害鲁王爷,你可认罪?”宋景一拍惊堂木,端出气势问道。他是廷尉左监,是此案的主审官。“冤枉啊,王爷对小的有知遇之恩,如何会做出这等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王三山跪在地下,虚弱无力地行礼:“参加各位大人。”

“王三山,王府指控你毒害鲁王爷,你可认罪?”宋景一拍惊堂木,端出气势问道。他是廷尉左监,是此案的主审官。

“冤枉啊,王爷对小的有知遇之恩,如何会做出这等遭天谴的事!”

宋景目光微凛:“大胆奴才,人证物证俱在,岂容你狡辩!来人,上大刑!”

“且慢。”曹魏出声阻止。

“怎么?难道曹大人想阻止本官办案?”

曹魏站起来说道:“宋大人莫急,待下官问几句再用刑不迟。”说完转向王三山:“本官问你,案发当夜你在做什么?可有人证。”

王三山:“案发当晚,王府里办夜宴,小的是厨房大厨,一直在厨房里忙活。到了后半夜,老王爷点了一道爆炒腰花,就再也没有吩咐,小的就在厨房里睡着了,有小丫鬟雀儿为证。等醒来就听我的徒弟福贵说王爷被害了,小的就跑去前院,谁只还没探听到消息,就被太妃抓了。”

“你上菜的时候,旁边可有人在一旁?”

“做我们这一行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都会给自己留一手。小的做菜的时候,只有雀儿帮忙烧火,再没有别的人了。”

宋景面色沉沉:“这么说来,你有作案时间,那小丫鬟雀儿也有可能是你的同党了?”

王三山大呼冤枉:“饭菜从大厨房出去后,经了无数人的手,送到王爷案上之后,也有侍膳太监试毒,若小的真下了毒,必然会试出来的!”

“此话为真?”

“句句属实!”

曹魏颔首,吩咐道:“去鲁王府将福贵、雀儿一干人等带到堂上。”

两侧衙役齐声应道“是!”

不一会儿,一干人等就被带了来。

跟在最后的,竟然是新任鲁王周彦煜。

上首的四位纷纷起身行礼,李诚甲道:“听闻王爷悲伤过度,竟身体虚弱卧病在床,还请王爷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周彦煜依旧是中午那副虚弱无力的样子,两只胳膊被一左一右两个小厮架着,似乎都站不起来,“本王听说几位大人在审理此案,就一同过来了。父王惨死,我这做儿子的竟然没有见到父王最后一面。”说完就掩面哀泣。

严可夫和曹魏相视一眼,曹魏道:“王爷至孝,我等定然将此案查的水落石出。”

周彦煜一拱手:“多谢曹大人。”

锦砚已经命人抬来一张椅子,放在周彦煜身后。

周彦煜颤颤巍巍地坐下,又从袖中抽出一条素帕,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跪在堂下的雀儿嘴角抽搐,这厮太能装了,做作!

宋景扫了一眼下首跪着的人,问道:“谁是雀儿?”

雀儿膝行一步,上前道:“奴婢正是雀儿。”

“本官问你,案发当日你在做什么?”

于是雀儿就将当日的行踪说了一边,与王三山所说分毫不差。宋景皱皱眉,说道:“可见你们两个是同谋了,竟然能说的分毫不差。”

雀儿道:“奴婢与王大叔所说句句属实,自然没有出入,若说证词一致就是同谋,那这世上的好人都是同谋了。”

周彦煜眉头轻挑,扫了雀儿一眼。

宋景大怒:“大胆!竟敢质疑本官,来啊,上夹刑!”

“且慢!”严可夫怒喝一声:“难不成宋大人想屈打成招?”

宋景咬牙切齿:“严大人是要干涉我廷尉府办案?”

“宋大人好歹听完所有人的供词,再用刑不迟。若因为一个小小婢女言辞不恭就要动刑,恐怕不能服众。”

一直沉默的曹魏开口道:“谁是福贵?”

福贵俯首回道:“小人就是福贵。”

“供状上说,你当晚看见王三山偷偷带了一包东西进了厨房,可又此事?”

雀儿猛地转身怒视福贵,福贵在雀儿愤怒地眼光下瑟缩了一下,强自镇定地说:“是,小人当天看到师傅进厨房的时候往怀里塞了一个小纸包,当时小人原以为是耗子药,现在想来??????”福贵目光闪了闪,继续说道:“想来就是那包毒药了。”

曹魏微微一笑:“这么说来,你是亲眼所见了?”

“也、也不算亲眼所见,后来小的也没在意,就偷溜出去看热闹了。”

“那你可还记得那个纸包长什么样?”

福贵迟疑一下,说道:“记得。”

曹魏冲副手林光使了个眼色,林光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就拿着一个纸包进来了。曹魏接过小纸包问道:“可是这个?”

福贵点点头:“就是这个。”

“大胆!”曹魏狠狠地将纸包掷过去:“大胆奴才,胆敢作伪证!”

福贵已经吓得趴在地上:“大人饶命啊,小人说的句句属实啊!”

曹魏嗤笑:“句句属实?这纸包是我命人刚刚包的,里面是从厨房取来的面粉。你说你能认得,这就是你见过的纸包?”

福贵哆嗦着道:“这、这纸包长得都差不多,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曹魏点头,“这也说的过去,你且退下去。”

福贵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往后挪了挪。

“是谁上的菜?”

芳儿上前道:“是奴婢芳儿及几个姐妹。”

“你们在上菜的途中可遇到什么人?”

芳儿道:“当夜府里办夜宴,一路上我们有遇到伺候的下人们,以及在院中的贵人们。”

曹魏继续问:“可有人接近过你们?”

芳儿摇摇头:“没有。”

“试膳太监何在?”

一个小太监上前道:“奴才在。”

“当初这道爆炒腰花可是你试的?结果如何?”

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刺痛这周彦煜的耳膜,他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小太监道:“当日奴才先用银针试过,没有异常,后亲自试过,也没出现异常。”

一直作壁上观的李诚甲叹道:“奇哉怪哉,老王爷明明身着砒霜剧毒,为何银针试不出来?”

宋景眉头紧锁:“难不成是上下勾结,共同作案?”

严可夫道:“不像,若上下勾结,怎么就没收买自己的徒弟?与情理不和。”

宋景冷笑:“严大人此言何意,难道就不能是这徒弟大义灭亲?”

严可夫睃了他一眼,不再开口。

李诚甲开口打圆场:“二位大人莫争,且听曹大人如何审案。”

宋景气结,明明自己是主审官,却被曹魏抢了风头,但他也知道此时不知争长短的时候,只好忍气听曹魏如何审问。

只听曹魏问道:“当天都有谁在旁伺候着?”

梁管家道:“当夜在老王爷身边伺候的有府里的姬妾和??????”梁管家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和春风楼里的花魁牧瑶姑娘。”

“哦?她们可在现场?”

“除了王府里的歌姬红袖和牧瑶姑娘。”

这么一说,众人大感兴趣,宋景说道:“牧瑶姑娘估摸着是在春风楼,这红袖是怎么回事?”

梁管家答道:“红袖姑娘被太妃卖了?”

“卖了?”宋景问道:“为何太妃要卖了红袖?”

梁管家偷偷看了一眼周彦煜,说道:“红袖刚进府不到半年,甚得王爷宠爱,所以、所以??????”

太妃厉害,众人皆知,卖个把姬妾跟吃顿饭似的平常,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卖了姬妾,内里的意思就耐人寻味了。

“可知卖到哪里了?”

“这事是王府二管家陈宝办的,小人并不知内情。”

“陈宝可在?”

梁管家环视一周,说道:“陈宝并不在这里。”

曹魏走到书记跟前,拿起笔贴式记录的纸张。边看边问道:“可都记清楚了?”

笔贴式答道:“禀大人,都记下了。”

曹魏点点头:“去传??????”

没说完就被宋景打断了:“曹大人,我们知道你办案心切,可如今天色已晚,王爷也有些支撑不住,不如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明日再继续?”

曹魏扫了一眼周彦煜,只见他正捂着胸口面露痛苦。曹魏暗暗翻了个白眼:“既然王爷累了,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来人!”

立即上前两个衙役:“在!”

曹魏冷峻着脸:“你等分别去王府和春风楼传话,命陈宝和牧瑶明天一早来府衙回话。另外,派人去查一下红袖被卖到哪里了,找到后速速带回来。”

衙役们一抱拳:“是!”

周彦煜见此事暂时完结,就扶着锦砚的手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曹大人、宋大人辛苦了,本王感激不尽。”

宋景受宠若惊:“王爷客气了。”

雀儿等众人没注意的时候,悄悄挪到王三山身边,她眼中满是担忧:“大叔,你怎么样了?可是受了什么刑?”

自福贵指证他的时候,王三山就是如今这副呆呆滞滞的样子,听到雀儿的询问,才生生扯出一个笑:”大叔没事,你没受牵连吧,我看你都瘦了。“

雀儿摇摇头,“他们并没有为难我,只是不让我出门罢了。只是福贵他??????”雀儿恨他污蔑王三山,如今连哥都不叫了,她现在恨不得叫他白眼狼,枉王三山平日里对他那么好。

王三山苦笑摇头:“他估计也是被人胁迫了,怨不得他,只是觉得人心凉薄罢了。”

精彩评论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简汐)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曹魏,福贵)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简汐)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丫鬟王妃》被很多人誉为职场同人中最好的一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