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风门里的世界》风门是什么 女王 风门里的世界灵异小说

风门里的世界

《风门里的世界》

无量 著

已完结 灵异 林子,小河 互联网

新书《风门里的世界》由无量最新写的灵异类型的佳作,情节中的主人公是林子,小河,内容精妙绝伦,比较不错。精彩片段试读:下边就是头板所讲的故事,为了行文方便,我就取了前后的双引号吧:我的外祖父一生只点过三次金脉。在我十六岁那年,正逢着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到了冬季,整个村子都断了粮。那时候,他老人家正当着村里生产大队的支书

103次点击 更新:2020-08-02 08:11:31

免费阅读
新书《风门里的世界》由无量最新写的灵异类型的佳作,情节中的主人公是林子,小河,内容精妙绝伦,比较不错。精彩片段试读:下边就是头板所讲的故事,为了行文方便,我就取了前后的双引号吧:我的外祖父一生只点过三次金脉。在我十六岁那年,正逢着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到了冬季,整个村子都断了粮。那时候,他老人家正当着村里生产大队的支书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下边就是头板所讲的故事,为了行文方便,我就取了前后的双引号吧:

我的外祖父一生只点过三次金脉。在我十六岁那年,正逢着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到了冬季,整个村子都断了粮。

那时候,他老人家正当着村里生产大队的支书,也是村里张氏家族的族长,三代单传,又是老年得子,年纪不甚大,辈分却很高。

四邻八舍的全沾亲带故,不是冲着他叫叔的,就是冲着他叫爷爷,那情行,走到那都逢着张殷勤笑脸,也就养成了他一言九鼎、固执刚烈的个性。

凡是碰到村里红白喜事、七灾八难的,有决定不了的事,都是他一声了断,绝没个再反复的。

加上他急公好义,又出手阔绰,十里八村的,没一个不对他老人家敬让八分的。遇到这快饿死人的事了,自然,全村的老少凡有头脸的,便都在那天晚上聚在了外祖父家。

于是,他强拧着外婆,把家里最后一斗粮,全拿出来,先做成两锅烩面片子,让来家的人吃了个饱,把余下的,一滴不剩的让外婆带着我娘连夜晚做成锅盔。只给她俩两丢下三天的口粮,头明大早的就带着全村的精壮汉子进山了。

后来听我娘说,那是他老人家最后一次点金脉。

全村壮劳力,除了那些属鼠属牛的外爷没让出村外,其它的都跟在他身后,沿着村后的那条小河一直向大山最深的地方走去。

在小河变成了溪水的地方,就没有了进山的道了。于是外祖父停了下来,盯着那些跟着来的汉子们,挑出那些1946、47年出生属狗、属猪的,打头走着,手执磨得飞快的砍山刀、掘土铲、橇岩钎,劈荆錾石的开出条路来让人向更深的老林子爬。

他一边给大家指着方向,一边还在念念有词的说着要有屋上土、才得灯下金等一些让人莫名的话。

这些临时开出来的路,虽说七拐八弯的,但总是沿着那条溪水若即若离的随着。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沿着山坳走,很多地方,都只是开出一道树木间可以通过的“空隙”而已,一路上的颠簸和曲折,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在路上的时候,我跟在外祖父屁股后面,曾经试图推算出我们所在的位置和要去的地方,根据来之前听到的他曾说的,那个地方叫着十八里坡。

曾经来这打过猎的大舅说,这里连绵的原始森林和周围其他地方并无差别,环境极为相似,就算是你认得那条小溪水,可它时隐时现的,而且有着许多条,你就根本弄不清刚才随的是那条溪流了。

就像现在,在山里绕来绕去,我们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感,只能是外祖父走到哪里,大家就跟到哪里,路也开到那里。

路开得极其慢,中途不时地坐地等待前边的砍伐或橇石,走着,走着,还会经常滑倒在森林下的黑色落叶土里。记不得有多少次,我在等待开路时的瞌睡中被唤醒了。

到了最后,溪水变成了一线泉水,泉水又消失在一个碗口大的小洞穴里,这时候,我们才终于停了下来。这已经是离开家两天一夜之后了。

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出现在筋疲力尽的我们眼前的目的地,也就是那眼泉水的地方是一处狭窄的山谷,这里应该已经是秦巴山地里原始丛林的核心区域。那眼泉水就在一棵大古松下的根系所夹的岩逢中,不仔细观察,是根本看不到的。

泉眼被腐叶覆盖着,大片的草丛边爬满了树根的草藤,像一张铁丝网,罩得人也不易近前。

听说到了地,大伙儿就都一屁股坐在山谷口子外的那片小草蔓子上。

外爷一个人在泉眼边恭恭敬敬的点燃了三柱香,插在匍匐的藤蔓里,双膝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高举过头,念念有词一阵后,对着泉眼毕恭毕敬的,郑重其事的,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转过身来,叫大家都爬到香前,照着他的样磕头,说是拜山神。

刚一拜完,我们还没有起身,有人就冲着外爷兴奋地喊到:“山扛爷,是不是该动手了?”

外爷眯着眼,看了看天,摇摇手说:“不急不急,争不得时辰哩!大家就地睡一觉,等等吧”外爷又吩咐打些柴来,让大家点上两堆篝火,看来是让大家准备今晚过夜了!

爷爷看看大家心绪不宁的样,便叹口气说:“一天,只有鸡叫的时辰才生金哩!现在这时辰不对,动它不得呀!”大伙听了,也就各自就着火堆,找平坦的地趟下来睡了。

可是,总有些汉子们性急耐不住的,一时睡不着的,心想着带的干粮也不多,反正也到了这深山老林子里,想就近找些野食来补补口。就趁着外爷打坐丢盹的时候,悄悄溜出去了几个。

草蔓子边就是一片大树林子。人迹罕至的地方,野物常常是不甚怕人的。很快,先去的那两个就发现了个锦鸡窝。

这锦鸡也与家鸡的作息习性相近,一到晚上,便也早早的归窝安歇。附近的猎户,晚上过夜充饥了就去掏上一窝。

但是,一般很难找,他们只在那岩大草深处做窝,就算你看到了,也是不容易爬上去的。

等到好不容易爬到岩上了,锦鸡早就惊飞了。可是山里人掏惯了,看看地形也就能断定个一、二。他们运气实在是好,虽然天黑,进了林子不久,有两个就掏了只锦鸡回来了。

虽然夜间看不分明,但锦鸡的毛色却着实的漂亮,火光一照,泛着五颜六色的光泽,特别是那金绿色的羽毛,就象是金属镀上质色,让人爱不释手。

我们早已饿极了,哪里顾得上细看,便三下两下,扒了皮,掏了内脏,用棍子一串,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不大一会,那香味就四散开来,闻得人不由口流直流。

外爷让我和大舅坐在山谷口最外边守着,虽然离那烤鸡远些,但那香味却一阵浓似一阵的飘将过来,可职责重要,加上怕外爷怪罪,也就只有远远看着的份了。

正待我看着那烤鸡入神的时候,就听得身后一阵熙熙索索的轻微声响,还没等我回头去看,就觉得脖子上喷来一股加着浓烈腥臭的热气和喘息声。

我一惊,连忙回头查看,刚刚转身,就与一个诡异无比的大脸对着个正着。

不知什么时候,这东西就紧贴着我的身子,伸长了脖子,望着那堆火上的烤鸡。马脸凸鼻,血盆大口,獠牙长长的伸出口外,此刻正向下滴着长长的口水,有几滴都落在我的左肩上。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声喊叫,就扑向大舅的怀里。舅舅也发现了那个东西,就势搂着我就地一滚,滚出一丈多远,左手放我在地上,右手握紧了手中的砍山刀,“腾”一下站了起来,展开了与它对峙的架势。

那东西听到我的惊叫,也是一愣,接着向旁边一窜,转动两只圆滚滚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们,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嘶声。

这家伙长得似人非人、象鬼又不像,浓密的橄榄色长发披肩而散。正当我们惊骇万分、不知所措和它对峙着时,它却突的向后一跳,飞快的消失在身旁的老林子了。

精彩评论

在灵异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无量)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林子,小河)的肤色,主角(林子,小河)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灵异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