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霍甲子觉醒》霍骠姚 NP 霍甲子觉醒免费试读

霍甲子觉醒

《霍甲子觉醒》

小阴才 著

连载中 玄幻 贺文,云溪 互联网

新书《霍甲子觉醒》是小阴才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网络创作,本网文的主人翁贺文,云溪,精彩片段试读:温暖和煦的阳光照耀在心底,少有微风拂过,用她那纤细的小手抚摸着你,舒心、惬意……“妈,你就等着我大显身手吧!”一名穿警服的女子说道。云溪——17岁少女,y市居民,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早早毕业,成为一名

769次点击 更新:2020-09-08 08:13:47

免费阅读
新书《霍甲子觉醒》是小阴才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网络创作,本网文的主人翁贺文,云溪,精彩片段试读:温暖和煦的阳光照耀在心底,少有微风拂过,用她那纤细的小手抚摸着你,舒心、惬意……“妈,你就等着我大显身手吧!”一名穿警服的女子说道。云溪——17岁少女,y市居民,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早早毕业,成为一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温暖和煦的阳光照耀在心底,少有微风拂过,用她那纤细的小手抚摸着你,舒心、惬意……

“妈,你就等着我大显身手吧!”一名穿警服的女子说道。

云溪——17岁少女,y市居民,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早早毕业,成为一名女警员。

“好好,加油,妈妈等着呢!”门内传来中年妇女的声音。

嘻嘻,伴随着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她,出发了!

……

“谁?”云溪感觉角落里有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非常狭窄的小巷,却有许多岔路口,不过云溪很熟悉这里了,走的很顺畅。

可她突然发现在某个岔路口似乎有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黑影迅速的从云溪前面的岔路口跑出,速度极其的快,仿佛身后有许多的残影。

云溪看到此景,先是吓了一跳,心想,他是鬼吗?速度这么快。

突然想到了什么,云溪连忙追赶上去。

看了看刚刚黑影逃出的地方,那里死了一个人,血肉模糊,极其骇人,让人直想吐。

“站住,别跑!”云溪用手指着前方,那样子,傻的可爱。

……

“诶呀,好累!”云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子半躬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尽管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但云溪还是跑不了这二十里路呀!

说到跑了二十里,云溪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

环顾四周,自己已经跑出小巷,这里是繁华的十一街,大商场小商场,大超市小超市,五金百货什么都有。

哦,对了!云溪抬头看看,一眼望不到头的高楼大厦,仿佛穿破了天际,进入了宇宙之中。

“哇,好高呀!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霍甲公司?”云溪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

霍甲公司——y市最大企业,由y市各大企业家联合创办,贺龙为董事长。

“咦?不对,我是来捉拿罪犯的!差点误了正事。”云溪连忙寻找刚才的黑影。

忽然,云溪眼前一亮,黑影逃进了霍甲公司。

云溪感到很疑惑,罪犯为什么要逃到霍甲公司呢?

云溪跑到霍甲公司门前。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门前迎宾的工作人员恭敬的道。

云溪那叫一个开心啊,不由得笑出了声,也许是因为自己是警察的缘故,他们很尊重自己。

工作人员互相看了看,疑惑的看向云溪。

“哦!没什么没什么!”云溪尴尬的道。脸微微的变红。

“那请您离开吧!不要妨碍我们工作!”工作人员突然转变了语气。

这是什么意思?以为自己是什么闲杂人等?哼,牛什么牛?云溪心想。

“我发现有一个罪犯逃到了你们公司,请让我进去调查!”云溪也转变了语气,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两工作人员再次相视一眼,心想,这人有毛病吗?刚刚说没事,现在又有事了,一定有问题。

“对不起,我们不能让您进去。”一工作人员说道。

“你们……你们故意不让我进,妨碍我办公,你们想被抓吗?”云溪暴跳如雷,她抓狂了。

“为何不说是您妨碍我们办公呢?您快走吧,不然我们叫保安了!”工作人员威胁道。

“你叫呀!我还怕你不成?”云溪高高的扬起头,豪不畏惧。

一名工作人员向另一名工作人员使了个颜色,那名工作人员走进公司内。

过了一会儿,那名工作人员便带着一名壮实大汉出来了,想必就是保安了。

“抱歉,请您离开,我们不想让您受到伤害。”工作人员想劝劝她。

“切,就凭他?也想伤害我?”云溪不屑的道。

工作人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给保安一个眼色。

保安点了点头,向云溪走去,“小妹妹啊,我说你……”

“唔!”保安惨叫一声。

没等他说完,云溪已经动手了,她自信的一笑,笑容非常迷人,给保安来了华丽丽的一拳。

保安只觉得肚子好痛,晕了过去。

“你……”工作人员虽然很愤怒,但又拿她没办法,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怎么?没招了?”云溪微笑道。

工作人员真想上去把云溪揍一顿,再在她的脸上一刀一刀的割,可是,自己打不过她啊。

“既然打不过,你就让开呗!”云溪调皮的说道。

“切,我报警总行吧!让你的上级来收拾你。”工作人员邪魅的一笑。

“你……你你你!”云溪张嘴结舌的道,她没想到工作人员还有这法子。

“呵呵呵,怕了吧?刚刚劝你走,你不走,这下惹下大麻烦了吧!”工作人员狠狠的说道。

“哦!对了!也许你会因此丢了工作呢,啧啧啧啧,好可怜呢!哈哈哈哈!”工作人员大笑道。

她心里想,你以为我们工作人员就好欺负吗?不就是个小小的警员吗?

工作人员利索的掏出来电话,不紧不慢输入号码,还顺便调侃云溪道:“怎么?不想丢了工作吧!你跪下来求我我说不定就不打电话了呢!哈哈哈哈!”

“切,你打啊,你以为我怕你吗?”云溪别过头去,装作镇定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害怕的。

看着工作人员拨动号码的手机,她不由得紧张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在这危急时刻,工作人员即将按下拨通键,云溪手心直冒冷汗。

突然,一句简短的话语,化解了这看似很大的危机。

“等一等!”是坚定有气势的男声。

“啊!”工作人员一听,立即脸色一变,连忙关闭了手机。

“总经理好!”接着是非常谦微的一鞠躬。

“嗯嗯,好了,你继续在门口守着吧!让她进来。”说着指了指外面的云溪。

“可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连我的话都敢不听吗?你是想回老家了是吗?”男子狠狠的道。

“是,总经理!”她暗自一咬牙,对总经理满是怨恨,招呼着云溪进入了公司。

这公司的一楼非常简陋,也非常空旷,只有几根支撑房顶的金柱,还有那久违的吧台,绽放着光芒,上面服务员笑着看向自己,她身后的各国时钟滴滴的响着,其次,就是自己旁边的软绵绵的大沙发了。

在看看带自己进来,被称作总经理的人。

他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的十分怪异恐怖,一对剑眉虎目瞪的人直哆嗦,那邪魅的笑容……

“呕!”看得云溪直想吐。

“咦?你怎么了?”总经理关心的道。

“额,没什么……”云溪苦笑道。

此人给自己的第一感觉、第一印象就异常的不好啊!

“哦,那就好。”他长出口气。

“哦!对了!我叫贺文,你呢?”贺文问道。

贺文——19岁,y市霍甲公司总经理,家庭富裕,无忧无虑,是一个正宗的花花公子哥。

“哦,我叫云溪。”云溪平淡的道。她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他了。

“云溪,嗯,好名字,真好听!”贺文陷入了幻想之中,不时邪恶的笑笑。

“喂!喂喂!你想什么呢?我是来调查的,你快准许我去调查啊!”云溪拽了拽贺文,喊道。

“啊!什么?”贺文这才从幻想中出来,抹了抹口水。

“我说,我来是要调查的!”云溪怒道。心想,这真是个变态。

“哦,我知道,你也马上就知道了!”贺文说道。

“什么?”云溪疑惑的道。“你在说什么啊?”

“来吧!跟我来!”贺文在前面带路。

“啊!你要做什么啊?”云溪搞不明白。

“哎呀!都说了跟我走就行了!”贺文拖着云溪走向电梯。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啊!到电梯里了,你还想怎么样啊?”云溪愤怒的冲贺文吼道。

此时,云溪已被拖进了电梯。

“我就不放!”贺文邪恶的笑笑,他看起来很满足。

“你放不放?你不放我可就打人了!”云溪怒道。

“女神,尽情的蹂躏我吧!”贺文摆了一个极其变态的动作,使人感到恶心,一阵反胃。

“啊!太恶心了!”云溪一脚踹到了贺文的某处。

贺文大叫一声,如沐浴春风般,抱着某处,倒在了电梯里。

“以后再调戏我,就不只是断子绝孙了,哼!”云溪不屑的道。

“是,女王大人!”贺文恭敬的道。可他心里可不这样想:哼,我偏要调戏,云溪,我贺文要定你了!

二人一直到了24楼才出了电梯。

电梯外有一堵墙,上面有储放灭火器的地方,两边是巷道。

“走吧!女王大人!我们走左边的巷道。”贺文摆出一个请的手势,微微躬身。

这张脸真是越看越恶心!云溪心想。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云溪问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贺文淡淡的说道。

“你别给我卖关子,你又想断子绝孙了吗?还是说,你想来点儿更刺激的!”云溪说着抬起了脚。

“别!您真的马上就知道了!”贺文委屈的道。

走了大约五分钟,这才到了巷道的尽头,可见这霍甲公司有多大,云溪累的直喘气,那样子十分动人。

走到一扇门前,上面的牌子写着董事长室的字样。

“你带我到董事长室干嘛!你……”云溪说着又要抬起脚。

“别!还是那句话,你进去就知道了!”贺文恐慌的道。

“我要走了!”说着云溪真的向来时的路走去。

“你不能走!”贺文突然板下脸来。

他发挥了真正的力量,他刚才是让着云溪的,他一阵死缠烂打把云溪给拉了回来,云溪挣扎着,但是没用。

“你不是要调查吗?机会就在眼前,你要放弃吗?”贺文使足了劲抓着云溪。

云溪冷静了下来,她想起了此行的任务。

此时的云溪,简直就像一个尤物,样子非常的迷人,小脸红扑扑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贺文被迷住了,他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缓缓的吻向云溪。

云溪暗道不好,这变态竟想要非礼自己,拼命的一挣扎,趁此时贺文放松,一脚踹在了贺文的某处。

“啊!”贺文大叫,某处在隐隐作痛,使得他无比清醒。

“你要是再动老娘,老娘非收了你不可!”云溪愤怒的瞪着贺文,她真的生气了,从小到大,没人敢欺负自己。

“是,我再也不敢了!”贺文这次真的慌了,他不愿看到女神这个样子,连忙向云溪道歉。

“但愿你真的能做到!哼!”云溪不屑的道。

“文儿啊!怎么了?不是叫你找个人吗?你在做什么啊?”门里传来浑厚而苍老的男声。

“啊?没什么爹,我给你找来了!”贺文忍痛说道。

“走吧!女王大人!”贺文推着云溪走进了董事长室。

门内是一个和蔼的老人,给人以亲切,他正坐在椅子上,在办公桌上放了一杯茶。

想必这就是董事长了,云溪心想。

这地方并不奢华,非常简陋,没有什么值钱的贵重的东西,可以看出,董事长虽然富,但是却非常节俭。

“文儿,干的不错哦!”董事长笑道。

贺龙——y市霍甲公司董事长,白手起家,家庭富裕,为人正直,好饮茶。

“爸,没什么啦!”贺文苦笑道。

“嗯,好了,云溪小姐,你可以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贺龙笑道。

“好的,董事长,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杀人。”云溪猜出是霍甲公司杀的人,但看这董事长又为人正直,他那儿子倒是……云溪感到很疑惑。

“云溪小姐怎么就知道是我们杀的人呢?”贺龙仍然微笑着。

“这……不是你们还能有谁?我亲眼看到罪犯逃到了你们公司。”云溪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呢?难道不可能是你看错?”贺龙笑道。

“嗯……”云溪无话可说。

“好了,云溪小姐,我也就不逗你了!”贺龙大笑道。

“哦?”云溪疑惑。

“没错,是我们杀的人。”贺龙说道。

“你们为什么要杀人呢?”云溪问道。

“呵呵,准确的说,我们杀的不是人……”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霍甲子觉醒》是玄幻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玄幻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小阴才)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