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不二臣》不二之臣 GV 不二臣同志

不二臣

《不二臣》

意迟迟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薛怀刃,霍临春 阅文集团

优质爆文《不二臣》是意迟迟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创作,情节中的主人翁是薛怀刃,霍临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实力推荐。精彩情节试读:斩厄声音硬邦邦地叫了一声:“无邪。”无邪的手几乎要甩到了他胸肌上:“叫老子干什么?”“我饿了。”斩厄抓住了他的手腕。无邪一脸的不耐烦:“吃吃吃,就知道吃,没有!”但他嘴上说着没有,另一只手还是去掏了荷

763次点击 更新:2020-09-10 17:08:45

免费阅读
优质爆文《不二臣》是意迟迟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创作,情节中的主人翁是薛怀刃,霍临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实力推荐。精彩情节试读:斩厄声音硬邦邦地叫了一声:“无邪。”无邪的手几乎要甩到了他胸肌上:“叫老子干什么?”“我饿了。”斩厄抓住了他的手腕。无邪一脸的不耐烦:“吃吃吃,就知道吃,没有!”但他嘴上说着没有,另一只手还是去掏了荷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斩厄声音硬邦邦地叫了一声:“无邪。”

无邪的手几乎要甩到了他胸肌上:“叫老子干什么?”

“我饿了。”斩厄抓住了他的手腕。

无邪一脸的不耐烦:“吃吃吃,就知道吃,没有!”但他嘴上说着没有,另一只手还是去掏了荷包,摘下来后一把抛给斩厄,“喏,吃吧。”

荷包小小的,躺在斩厄掌心里不过丁点大。

斩厄松开了他,伸着两根粗短的手指头去解系带。敞开口后一看,荷包里头只装着几颗糖,冷硬得石头子一样,看起来都不像是甜的。

他抓着荷包底部,倒过来,哗啦一下将里头的糖都倒在了自己手掌心上,然后再一抬手,尽数倒进了自己嘴里。

“咔咔”两声,他发出了嚼石子的声音。

无邪边听边捂住了自己的腮帮子,没好气地道:“小心你的牙!”

斩厄面无表情地一通大嚼,含含糊糊地嘟哝着:“我想吃小蚫螺酥。”

无邪嗤笑了声:“你倒是知道什么好吃。”

“……无邪。”斩厄喉间一咕噜,又唤了一声。

无邪翻个白眼:“又怎么了?没有小蚫螺酥,别瞎琢磨了!”

斩厄定定看着他,声音沙哑地道:“你方才说,再同我说话,你就是王八。”

“你……”无邪脸色一黑,正要回两句嘴,忽听通往雅间的楼道上多了一阵脚步声,忙话锋一转道,“霍太监来了!”

二人当即收敛心神拔脚往雅间去。

及至门前,霍临春也到了。

无邪便原地站定,右手握拳,左手成掌,作揖问候道:“见过霍督公。”

边上的斩厄则只是张张嘴叫了一声“霍督公”,脚未动,手也未动。

他怀里抱着一把紫竹伞,收拢着,露出“破碎”的图案。上头涂了桐油,亮泽温润,依稀还能分辨出伞面上绘着的花样。是大片盛开中的牡丹,花团锦簇,娇妍万分。

霍临春打量了几眼,心道这宣平侯真真是个怪人。

外头晴空万里的,让人抱伞做什么?

他每回瞧见这个叫斩厄的护卫时,都会看见他抱着这把伞。不分晴雨,永远带着,也不知到底是为了做什么用。

霍临春暗自嘀咕着,朝二人颔首示意后,推门进了雅间。

里头一张空桌,一道菜也没有,只有一壶酒,两个杯子。

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人。

窗扇半开,有春风徐徐吹进来。那人姿态懒懒地坐在椅上,微微低着头,一手拄在下巴上,似在闭目养神。

霍临春脚步轻轻地往里走,走到桌旁,在他对面自如地落了座。

他自己给自己沏了一杯酒,浅啜一口后方张嘴道:“薛指挥使怎地也不让人上些菜。”

对面的人闻言抬起了脸,右眼角下的桃花小痣艳红似血。

他神色慵懒地笑了一下:“这不是候着霍督公您么。”

霍临春也跟着笑,口中道:“不敢当不敢当,咱家可当不起薛指挥使一个“您”字。”

霍临春虽在建阳帝跟前得脸,手下又掌着东厂,但要想跟薛怀刃比,那还是差了一大截。

他是东厂的督主不假,但东厂只负责侦缉、抓捕,抓到了人还是得乖乖地移交镇夷司。薛怀刃身为镇夷司的指挥使,自然是比他权大。

不像东厂,镇夷司可有自己的诏狱。

审理、拷问、上刑,乃至杀头……只要薛怀刃一声令下,皆可自主。

更别说他还是国师焦玄的养子。

焦玄可是建阳帝的股肱腹心。大昭建国后,焦玄被封国师,其养子薛怀刃也被立即封了侯。建阳帝爱屋及乌,连带着对薛怀刃也是十分器重。

那一年,薛怀刃不过十四岁。众人都说,那已是盛宠至极。

没想到,第二年,建阳帝又再立镇夷司,命薛怀刃为指挥使。

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郎,再聪明能干,又能有多了不起?

然而几年下来,如今谁还敢说他薛怀刃不厉害?

打过几次交道后,霍临春便再不敢小觑了他。望着眼前未及弱冠的年轻人,霍临春微笑着抬手另沏了一杯酒推至他手边道:“这酒楼不起眼,卖的酒倒是不错,入喉清爽,回甘却醇厚,实是别有一番滋味。”

薛怀刃伸出左手抓住酒杯,却并没有举起来喝。

他轻轻摩挲着杯盏,微微一敛凤眼,笑着问道:“据闻靖宁伯不慎摔下马背,跌断了腿?”

霍临春闻言一怔,旋即压低了声音道:“您这是,听说了什么?”

“听说?”薛怀刃未置可否地笑了笑,“谈不上听说不听说的。倒是你,一路跟着皇上,亲身在场,可曾亲眼瞧见什么?”

霍临春低头猛喝了半杯酒,讪笑道:“咱家这两年眼神不好,哪里瞧得见什么。”

薛怀刃道:“你我一月一会,互通消息,可是早便……”

“瞧您说的。”霍临春放下酒盏,轻声打断了他的话,“咱家看是没能亲眼看见,但那些鸡零狗碎的事儿,还是听说了一些。”

薛怀刃面露好奇:“哦?都有什么?”

霍临春笑了下,神神秘秘地道:“还不是那些复国军的事!”

薛怀刃问:“是复国军的人暗中在靖宁伯的马上动了手脚?”

霍临春的声音放得更轻,平白多了两分阴柔:“虽说没能查出什么,但多半就是了。”

“那可是怪吓人的。”薛怀刃嘴上说着吓人,面上表情却是丝毫未变,连口气也是波澜不惊得很,“看来霍督公平素出门该多带几名护卫了。”

霍临春掏出块雪白的绣帕轻轻拭了拭唇角的酒渍,轻笑着道:“是啊,这复国军残党一日不能除尽,咱家这心里也是一日不能安呀。”

言罢,他忽然望向窗外的天空道:“说起来靖宁伯的那几个女儿倒是生得个比个的美。”

薛怀刃低低“嗯”了一声,并不接话,像是对他口中所言的事毫无兴趣。

但霍临春,虽是个阉人,却一点也不妨碍他欣赏女色。

他丁点也不在意薛怀刃是否接话,自顾自地又道:“只是可惜了,靖宁伯府的三姑娘竟被定给了永定侯世子那么个蠢货。”

精彩评论

作为一名在古代言情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不二臣》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薛怀刃,霍临春)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意迟迟)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