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崔大人驾到》崔大人驾到txt by袖唐 崔大人驾到YD

崔大人驾到

《崔大人驾到》

袖唐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阿凝,师兄 阅文集团

《崔大人驾到》为袖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章节节选:山前大火直冲夜穹,如一条即将脱困的巨龙,漫山遍野的嘶吼声和兵刃撞击声混成一片。一名年轻的青袍道人一手携着个六七岁的小道童,单手持剑在混乱中杀开一条血路,如鹘般隐入黑暗中。横在他臂弯的小道童苍白的脸上染

943次点击 更新:2020-09-16 16:00:40

免费阅读
《崔大人驾到》为袖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章节节选:山前大火直冲夜穹,如一条即将脱困的巨龙,漫山遍野的嘶吼声和兵刃撞击声混成一片。一名年轻的青袍道人一手携着个六七岁的小道童,单手持剑在混乱中杀开一条血路,如鹘般隐入黑暗中。横在他臂弯的小道童苍白的脸上染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山前大火直冲夜穹,如一条即将脱困的巨龙,漫山遍野的嘶吼声和兵刃撞击声混成一片。

一名年轻的青袍道人一手携着个六七岁的小道童,单手持剑在混乱中杀开一条血路,如鹘般隐入黑暗中。

横在他臂弯的小道童苍白的脸上染了几滴鲜红的血,睁大的眼睛清澈如水,倒影出火光血色。

青袍道人飞身而上,直奔半山上的一座小楼而去。

这小楼倚山势而建,一半是在掏空的山体中,厚重巨大的木门,此时如一张黑漆漆的兽口,在黑暗中分外肃杀。

青袍道人推门而入,把小道童放在椅子上,飞快从桌底抽出一个包袱塞进她怀里,“阿凝,你听我说。”

小道童头上揪着一个团子,身子很瘦,但脸上和短短的手指都是肉呼呼的样子,眼睛黑白分明,小脸儿上染着点点血迹,眼下仿佛被刚才所见吓住了,满脸迷茫。

青袍道人伸手拍拍小童的脸,“阿凝。”

眼见被称作阿凝的道童眼中神采渐渐凝聚,似是回过神了,青袍道人年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喜色,“我们师门遭难,所有人都在御敌抽不开身,你要去方外寻找本门神刀才能挽救师门。”

阿凝紧紧抿着唇,盯着青袍道人不说话。

听着外面厮杀声,青袍道人急躁道,“听清没有!”

“二师兄,师父呢?”阿凝终于开口。

“师父被坏人坑了。”

“大师兄呢?”

“大师兄去救师父了!”

“那……”

青袍道人打断她的话,“别问了,记住我说的话,你到了方外之后千万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找到神刀就能够回来,如果一辈子都找不到,寿命自然终结的时候便会归来,记得是寿命自然终结。本门神刀名叫斩夜,你身上不是有一块师父给你的玉佩吗?遇到神刀时玉佩会有反应。”

“还有,方外人的武功都很低,你万万不可露出端倪!”他一边说,一边点燃了屋里的所有烛火,嘴里念念有词,顺手扭转了藏在书架旁的机关,旁边慢慢闪开了一个洞口,“进去吧,这条密道通向方外。”

阿凝一一记下,“二师兄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神刀!”

青袍道人俊逸的面上绽开一抹微笑,在满身鲜血和杀气的映衬下透出一种令人心惊的气势,“好。”

阿凝背着包袱走入洞口。

青袍道人塞给她一盏烛,“拿着它,出洞口之前不要灭了,不然一切都要前功尽弃。”

说罢,再次触动机关,密道的门缓缓关闭。

阿凝看着长身玉立的二师兄,眼圈一红,“你这次没有骗我吧?”

他点头。

门外的打斗声越来近,二师兄广袖一挥,打翻了满屋子的烛台,那些书不知沾染了什么东西,一触到火便轰然烧了起来,空气中涌动出浓烈的香气。

阿凝惊叫,“二师兄!”

她从最后那一丝缝隙看见了那一袭青衣没有冲出去,而是栓上了大门。

密室的门已然紧闭,她使劲拍打冰冷厚实的墙壁尖叫,“二师兄!二师兄!”

手里的烛台被晃的忽明忽灭,她心中一慌,连忙停下来,小手小心翼翼的护住火光,身子却因为忍着巨大的悲痛而不住颤抖。

阿凝脑中嗡嗡,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不要灭,不要灭,如果灯灭了,二师兄就白死了……

端着烛台的手一直颤抖,洞中的光线不住跳跃。

阿凝倚靠在门上,背后分明是冰冷的石墙,她却觉得灼烫无比。

耳朵里仿佛有无数只蝉在嘶鸣,眼前的火光重重叠叠。

碰的一声,一切陷入黑暗。

她倒下前心想,完了……

灯灭了。

……

《庄子·大宗师》中曾提到过方外之地,在道门中,方外乃是红尘之外仙人的世界。

可是师父也曾说,方外未必指的是仙境,也有可能同样是普通人生活的地方,因为仙人肯定不可能只管着一个地界。

崔凝醒来有五天了,只见过一个人,是个守佛堂的老人,穿着暗青色的衣裙,染霜的头发整整齐齐的梳了个发髻,面容白皙,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手上时常执着一串佛珠。分明是很寻常的老妇人,可是她坐在树下不动时候,就像是一副充满禅意的画。

老人不怎么说话,但看她的眼神很温和。

阿凝坐在院中的老桐树下发呆,老人则在廊下捻着佛珠,院子里安安静静,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哗哗作响,阳光穿过浓密的树冠,在地上落下零星几点光斑。

这几日来,崔凝脑海中遏制不住的浮现那天夜里的一切,二师兄在葬身火海中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仿佛要渗透到血液里、刻进骨髓里,令她感觉浑身都像被针扎刀刮一般疼。伴随这记忆和疼痛而来的,是彻骨的冷与恨。这汹涌的情感是小小身躯不能承受之重,是以连日来她都是一副呆滞的模样。

她看着眼前的光不是光,是那日书楼里炙人的烈火,她看着树也不是树,是她与师兄们在树下欢笑的昔日。

“凝娘。”

苍老的声音响在耳畔,把她从回忆里拉扯回来。

一阵风吹过,她发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已满脸都是泪。

“你不必伤心,再过几日你母亲必会接你回去。”老人温声安慰道。

不知怎的,她忽然崩溃了,仿佛那些在体内肆虐的情绪找到了发泄口,她抱着老人的腿嚎啕大哭,一直哭到头脑发懵失去意识。老人身上有淡淡的檀香味,让人觉得温暖安宁。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

空荡荡的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起身,赤足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渐渐开始清醒起来,这几日似乎被冰冻的脑子也能够转动了。

她怔怔站着,摸摸自己纤细的手腕,还是原来瘦巴巴的样子。

老人端着饭走进来,见她穿着中衣光脚站在地上便连忙放下手里东西,拉着她坐到榻上,扯了薄披在她身上。

温暖的手握着她的脚丫子,嘴上道,“姑娘家要知道爱惜自己,将将熬过一场大风寒,身子正虚着呢,怎能受得住这般折腾。我已经知会前院,你母亲明日便会接你回去。”

母亲?阿凝觉得亲娘肯定不能把闺女养的跟瘦猴似的!八成是后娘。在二师兄荼毒下成长的阿凝,小小的脑袋瓜里开始浮现出各种段子,什么亲娘死了、爹娶了后娘之后小姑娘就变成小白菜地里黄了。

阿凝边想边胡乱抹抹脸,“我、我不记得家里的事儿了。”

说罢,她屏息,小心翼翼的瞧着老人的表情,生怕自己被拆穿,让人拿绳子一捆当妖精烧了。

老人叹了口气,沉默须臾,语气怜悯的道,“我姓林,你便唤我林嬷嬷罢。”

“嬷嬷。”崔凝见林嬷嬷没有怀疑,不禁松了口气,乖巧嘴甜的唤了一声,又起身道,“我扶您坐下吧?”

阿凝听说她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被丢弃在山门,二师兄说,自己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知道咯咯笑讨人欢心,略大一点之后拍马溜须什么的更不在话下!

林嬷嬷任由她扶着坐下,看着她的眼神仿佛也越发慈悲,“这也难怪,你前些天烧的厉害,三天才堪堪退热,好生生的人哪里就能受得住?”

“你是有些淘气,把越氏公子的婢女给推进池塘里去了。一个婢女没什么要紧,只是在客人面前有失体统。在乡间也就罢了,可托生到清河崔氏家的女儿规矩就多了……”

林嬷嬷说了很多,有些阿凝听不太明白,但她很认真的记下了,也大致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原来这家的姑娘名字也是一个“凝”字,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机缘了。

她觉着自己很幸运,在洞里的时候灯分明灭了,可是她成功的到了方外,成了某户人家的女儿。

从林嬷嬷口中得知,这崔凝是崔氏小房嫡出次女,与自己本来的年纪一样,也是八岁,上面有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三人均是一母所出。崔凝如今犯错被关在佛堂里思过,前些日子高烧不退……于是被她钻了空子。

原本那姑娘不知道魂归何处,阿凝一念过去也就没再多想,很平静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

亲身经历此等离奇之事,她深觉自己淡定的表现实在可圈可点。

崔凝,崔凝……她在心里反复的念叨,一不留神就说出口了,“我也有姓了呢。”

“你当然有姓,再高贵不过的姓氏。”好在林嬷嬷没有生疑,她说着又道,“你失忆之事,我会告知你母亲。”

崔凝一身冷汗,忙点头,“要的要的,还是嬷嬷想的周到。”

这样一来就不需要她自己处处解释了,以前二师兄就说过,年岁大的人见识可多了,能一眼就看穿小孩子撒谎,虽然也曾有几次连师父都被她糊弄过去,但二师兄又说是师父疼她,故意没有拆穿。

她不禁黯然,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问问师父到底有没有看穿她的谎言。

“有的。”崔凝握紧拳头,只要找到神刀……

想到神刀,她忙问林嬷嬷,“嬷嬷可曾看到我身上的玉佩?”

“你说的是太夫人给的那块双鱼佩?”林嬷嬷从床头摸出一块带着红缨的玉佩递给她。

以前那块玉佩用青线系着,并不是这番模样,可她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又好像确实是那块玉。

崔凝一时有很多疑惑,但她谨记二师兄的叮嘱,轻易不敢透出心中所想,所有一切都只归于那两个她觉得很神秘的字——机缘。

精彩评论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阿凝,师兄)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袖唐)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