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青丘之南》青丘白止 主角是白泽,涂山的小说 青丘之南作者是布偶猫本喵的小说

青丘之南

《青丘之南》

布偶猫本喵 著

已完结 玄幻言情 白泽,涂山 阅文集团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青丘之南》的网文,是作者布偶猫本喵执笔的玄幻言情故事,网络小说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涂山辛艰难的站起来,大家都在迎敌,没有理由他一个躲在后面靠几只鸟保护,虽然这几只灌灌看起来确实比他勇敢多了。面对着潮水一般密密麻麻汹涌而来的蛇群,涂山辛真是没忍住,他吐了,双脚实在坚持不住了,他面色苍

501次点击 更新:2020-10-13 08:23:16

免费阅读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青丘之南》的网文,是作者布偶猫本喵执笔的玄幻言情故事,网络小说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涂山辛艰难的站起来,大家都在迎敌,没有理由他一个躲在后面靠几只鸟保护,虽然这几只灌灌看起来确实比他勇敢多了。面对着潮水一般密密麻麻汹涌而来的蛇群,涂山辛真是没忍住,他吐了,双脚实在坚持不住了,他面色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涂山辛艰难的站起来,大家都在迎敌,没有理由他一个躲在后面靠几只鸟保护,虽然这几只灌灌看起来确实比他勇敢多了。

面对着潮水一般密密麻麻汹涌而来的蛇群,涂山辛真是没忍住,他吐了,双脚实在坚持不住了,他面色苍白跪在地上吐了起来。

灌灌们立刻嫌弃的弹跳开去,一面呵呵大叫,吃得太撑的它们整个身体圆滚滚的,十分滑稽。

白泽偷空看了过来,好气又好笑:“涂山,你怕是要练练胆子了,还能被这几条长虫吓成这样。”

涂山看着身上爬满蛇的爷爷,又看看在蝮蛇王尾巴里卷着的白芷,眼一闭,心一横,张牙舞爪的朝着蝮蛇王冲了过去。

一路上它的爪子触碰到滑腻到恶心的蛇的皮肤,涂山辛忍住胃里翻涌的恶心,拼命的撕扯手里的蛇,到了蝮蛇王尾部,它将全身妖力都集中在爪子上,尖锐的爪子断发削铁,一下子将蝮蛇王的尾部对穿了一个洞。

蝮蛇王疼痛之下不得不放开了白芷,涂山化形,接过白芷,一路厮杀,连滚带爬回到灌灌后面。

好在白芷并没有收到多少伤害,反而是爷爷那边被蛇群缠得紧了,眼见不大好。

幸而在爷爷妖力撕杀下,蛇群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了,青丘山脚,已经堆起了厚厚的蝮蛇尸体,蝮蛇王见大势已去,无法多做纠缠,嘶嘶叫着,招呼剩下的蝮蛇迅速离去。

蝮蛇王一面环顾四周找着什么,一面怒骂:“说好我缠斗它们,它去占了青丘了,这王八蛋竟然先跑了!”

白泽第一时间跑过去挑掉了爷爷身上挂着的蛇,爷爷已经浑身鲜血了,白泽将爷爷扶到他的屋子里。

说起来也是忒懒了些,青丘住那么些妖怪,化形的没化形的,除了白泽有个小屋子,别的竟然都是垒窝的垒窝,筑巢的筑巢,连爷爷刨了个洞住在里面,更别说涂山和白芷了。

竟然只有白泽这里一个养伤的去处。

蝮蛇剧毒,皮肉之伤倒是没什么,但是这些剧毒都浸入了爷爷的身体,虽说九尾狐妖力十分了得,可是毕竟爷爷年岁太高,而且断过尾,受过重伤,不比年富力强的狐狸了。

白泽眼见爷爷脸色灰败,暗叫不好,刚想转身叫白芷和涂山。

爷爷一把抓住了他:“不用告诉他们我中毒,免得涂山埋怨自己。”

他咳了一阵:“我其实早就该跟着女娲娘娘一起去的,但是娘娘说她好不容易分了五界,虽然五界之间不再有大的争端,但是妖界内部还是互相争斗不断的。”

“娘娘善心慈念,让我要安定好妖界,减少杀戮,我还没有做到,所以一直苟延残喘,如今他们两个让我看到了希望。”

白泽可有可无的说:“妖界安不安定,与我有何干,但是您在不在,却对我很重要。”

爷爷看着白泽的眼睛,有些歉疚:“我知道娘娘愧对你们一家,但是,白泽,天下苍生啊,娘娘何曾不难过?你当娘娘当日做决定就不艰难?”

白泽倔强的别过头去:“娘娘有她的考量和取舍,但是她拿了我们一家的命去换,就剩我一个,如果不是您,我只怕也填在了那场洪水里。”

爷爷叹了口气:“孩子,你是知道的,若不是娘娘留了话,我怎么知道你还在?娘娘让我照顾好你,我便走遍了天涯海角去找你,连娘娘交代安定妖界的任务,我都放在了一旁。”

“如今,涂山和阿芷都算争气,这任务交给他们,我也安心。”爷爷握住白泽的手:“可是我不放心你。”

白泽看着联袂而来的一身鲜血的白芷和涂山:“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们的。”

爷爷依旧不肯松手。

白泽想了想,又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他们完成您的心愿的。”

爷爷这才松开了手,白泽青白的手腕上一道紫红的勒痕,他不动声色的将这痕迹藏到了袖子里。

爷爷颇为内疚的对他点点头,感谢他的承诺。

说话间,白芷奔了进来,扑到爷爷边上,有些哽咽,对着白泽说:“这些伤你能医好的吧?”她转过脸又问爷爷:“爷爷你肯定很疼吧,都是孙女没用。”

白泽劝慰她:“都是不打紧的皮肉伤,我的药一敷,多重的伤都能好。”

涂山讷讷的跟在后面,自责不已:“若不是我,爷爷也不至于伤这么重。”

白泽没有取笑他,而是话有所指的说:“幼年的伤最痛,最难治愈。如今你敢面对蛇群救下阿芷,已经很勇敢了。”

白芷也难得的没有责备涂山。

爷爷忍住身上的疼痛,将白芷和涂山圈在怀里:“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不过我毕竟年纪大了,不知道哪天就离开了,你们要有准备。”

白芷摇头,眼泪开始流了出来:“你不会的,爷爷你不会的,我们可是九尾狐。”

爷爷笑道:“傻孩子,谁说的九尾狐就不会死,女娲娘娘那么厉害的神祇,不也一样耗尽了法力归于虚空,无非是时间长短,我们一族,虽然上天怜悯,偷得多一些的时日,最终,也是要尘归尘土归土的。”

涂山说不出来话,哽咽着跪在爷爷面前。

“我曾答应过女娲娘娘,要好好把妖界管起来,却不想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如今反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单单保护一个青丘都让我力不从心,毕竟真的是老了。”爷爷抚摸着涂山的发顶。

“这个事情,只能你们去做了。”爷爷握住涂山和白芷的手。

“肃清妖界,该斩杀的斩杀,该放逐的放逐,为了众妖,不能由得那些异兽乱来。”爷爷肃然道。

涂山和阿芷对视一眼,跪倒在爷爷面前称是。

“白泽会帮助你们的。”爷爷有些迟疑,又说:“白泽,它很好,很厉害。”

白泽也插了一句:“是的,我会帮助你们的。”

爷爷松了口气,把这重任推给了后辈,可真是轻松啊。

白芷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爷爷松了口气的声音,顿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她偷偷抬头看了一样,看到白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心里顿时确定,一定是被骗了。

但只要爷爷安好,要她做什么她都是愿意的。

白芷是风风火火的性子,既然答应了爷爷,那就着手做起来,不就是一统妖界吗,多大事呢。

涂山却凡事多一些思虑。

白芷一挽袖子说要先设一个小目标,一统鹊山山系的时候,涂山就弱弱的说了一句:“你怕是连蝮蛇王都还打不过,更别说咱们鹊山山系九个山头各有领主之外,头上还有个鹊山山神呢。”

白芷一想到自己被蝮蛇王裹成米团的样子,就像一个泄了气的河豚,看着涂山,怨念的问:“那你说怎么办?”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哪里是白芷被爷爷骗了,明明就是自己被爷爷耍了!

这老狐狸,自己想偷懒不干活儿,这么不要脸的招数都使得出来,什么临终托孤,根本就是给自己下圈套,这下好了,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了。

这两只小狐狸…武力值,白泽有种离家出走的冲动!

而爷爷,此刻一扫脸上灰败的颜色,用妖力将蝮蛇蛇毒推指指尖,身上的伤口迅速复原,毫不见昨日夜里颓废命悬一线的样子。

他从白泽的床上一跃而起,往箕尾山海边戏水去了,扔掉包袱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何况,他也不算是违背女娲娘娘的吩咐,要是,倘若,万一那两只小狐狸力有不逮,自己再从旁协助也不迟,总之,反正,他是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这些年,他也没少被那三个小妖怪拖累。

爷爷戏耍够了,懒散的躺在沙滩上,看着云起云灭,海浪潮汐,忽而,水里漩涡顿起,越来越大,水面上呼啸着锐利的嚣叫。

一条硕大的黑龙从水中冲天而起,瞬间化为一个须发巨白的老人站在爷爷跟前,他捻着胡须,笑眯眯的说:“你一下水,我就闻到你那身难闻的狐狸味了。”

爷爷指了指身旁,示意他坐下来:“应龙,老家伙,咱们多少年没见了呀。”

应龙颔首:“自打禹爷爷治好洪水,你忙着跟女娲娘娘去分五界,我回东海养伤,竟是再也没见过。”

“可不是吗,我为了女娲娘娘的吩咐,这些年算是走遍了这九天之下所有的地方,如今,可以稍作休息了。”爷爷长吁了口气。

“娘娘不是还让你一统妖界吗?”应龙有些打趣的说,他深知他这位战友,这种事情,是最没有兴趣的,偏偏被娘娘这个命令绑住多年。

“你还不知道吗?我们青丘有后了。”爷爷无不得意的说到:“也该让他们出份力了。”

应龙豪爽的笑道:“既是如此便便于我同去吧,海底无比美妙,保证你流连忘返!”

爷爷也立即点头同意:“同去同去,此刻便去!”

开什么玩笑,虽然自己技高一筹,但是白泽也不是省油的灯,那两小只只怕也是很快能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不跑去躲一躲哪里得了!

精彩评论

平台的玄幻言情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青丘之南》。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白泽,涂山)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布偶猫本喵)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