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冰之女》冰之女神 帝王攻 冰之女cj

冰之女

《冰之女》

宇丹 著

连载中 婚恋 奥斯卡,欧律狄 互联网

火爆小说《冰之女》是宇丹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网络小说,情节中的主线角色是奥斯卡,欧律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点石成金,感觉不错。精彩情节试读:“呜呜,呲呲!”一只长着两颗凶恶头颅的棕色恶犬出现在他的面前,尽管不大,却拥有四只被鲜血染红的眼睛,看样子性情十分凶残,没有特别的把握,只能是做它的嘴下食!嘶叫过后,它向眼前的这个“食物”狂扑而来,似

748次点击 更新:2020-10-15 21:07:47

免费阅读
火爆小说《冰之女》是宇丹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网络小说,情节中的主线角色是奥斯卡,欧律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点石成金,感觉不错。精彩情节试读:“呜呜,呲呲!”一只长着两颗凶恶头颅的棕色恶犬出现在他的面前,尽管不大,却拥有四只被鲜血染红的眼睛,看样子性情十分凶残,没有特别的把握,只能是做它的嘴下食!嘶叫过后,它向眼前的这个“食物”狂扑而来,似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呜呜,呲呲!”一只长着两颗凶恶头颅的棕色恶犬出现在他的面前,尽管不大,却拥有四只被鲜血染红的眼睛,看样子性情十分凶残,没有特别的把握,只能是做它的嘴下食!嘶叫过后,它向眼前的这个“食物”狂扑而来,似乎要一下子将他的躯体撕碎来果腹,不想慢慢地去啃食。

“这是什么怪物?……难道是冥界的……地狱犬?!”奥斯卡德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听说地狱冥亡犬是食死人尸体和人间的生狮活虎为餐食的凶猛魔兽。而且具有刀枪不如的厚皮和尖利无比的爪牙,能够轻易在一瞬间将所看到的一切生命体撕食掉。

还没来得及多想,地狱的双头恶犬已经从半空中扑噬过来。奥斯卡德连忙转身向半丈之外的地方避去,可是根本没有用,这头恶犬很快转过头来,再次向他猛扑过来,看好了距离,奥斯卡德这次却没有逃避躲闪,只见他迅疾地抽出“冰之尖枪”朝它向自己正面扑来的脖颈处很果断的刺去。一阵白色的寒风吹过,那个地狱犬已经变成了一个冰雕,被神枪所发出的强烈冻气封印住了。巨大的寒冰石出现在了这个巨笼中央的场地上,看来它已经对奥斯卡德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嘘叹了一口气,奥斯卡德看到了这个巨笼的后面果真有出口的门栏。于是,从容地向那边走去,绕过了被冰冻住的地狱犬。当奥斯卡德眼看着走到离出口还有几米的地方。身后的寒冰爆碎了,那个双头的恶犬复活了!四只鲜血染红的眼睛发出极光,直刺的他睁不看半点儿眼皮。似乎在疾风呼啸的同时,奥斯卡德已经被它的尖锐的利爪猛然间的拍到并飞出老远。后脑被重重地撞到了巨笼的铁栏杆上,断然昏了过去。

然而这只恶犬完全没有想放弃的念头,马上扑来疯狂地撕咬他的躯体。可是,却怎么也咬不碎。它接着用尖利的爪子去撕拉他的大腿和臂膊,依然对他没有造成丝毫的损伤。即使没有成效,它还是继续的撕咬这个“活生生的食物”。

全身散发金色光芒的奥斯卡德,在昏迷中意识到了自己勇气的匮乏和对信心时有时无的迷茫处境必须要改变。于是在短暂的昏迷中,也在寻找可以战胜这只凶残恶犬的办法。

“那个狱差好象叫它‘嘉尔姆’,而不是难道它不是真正的地狱犬吗?”奥斯卡德回忆到刚才狱差所叫这个恶犬的名字。“不过,我记得希腊神话中关于冥界传说的地狱犬是三头的啊!难道我记错了吗?!……对了!想起来了,那头地狱恶犬叫‘刻耳柏洛斯’,而这头并不是真正难缠的凶残恶魔,而大力神赫剌克勒斯不是也降过地狱犬吗?他已经传授给我大半力量了,我又为何要畏缩不前呢!相信自己可以凭着自己神奇的力量去降伏这头恶犬!”接着他想到,不过开始有些清醒的意识了,明白了自己所畏惧的并不是凶残的恶犬本身,而是自己对自己没有十足的信心。

他猛然间地从恶犬的口中拔出手臂,将全身的力气凝聚到两条臂膊上,在恶犬嘉尔姆再次袭击自己身体的时刻,侧身瞬间抓住那条后尾狠狠地将它摔落在地上。可是对它居然一点儿损伤也没有,也许因为它的属性是地面的凝合体吧!接下来的几番攻击,都没有对它有丝毫的威胁。当然恶犬也得不到什么便宜,因为奥斯卡德的左臂上凝聚了无穷的力量,它想靠近这个从现实中解脱出来的神话之人必须费更大的气力。

也许奥斯卡德的运气真的很好,在恶犬嘉尔姆又一次的猛扑而来后,他因为被一个岩石的坑凹处拌住脚而扑倒在地。摔到了胸口,真的感觉很憋气。不过,神奇的一刻也出现了!那个在后背上一直背着的“银光箭羽”刚巧搭上了的“冰芒神弓”的跳动之弦,一触即发。

不偏不倚,正好一记精准的射击,刺中了恶犬嘉尔姆四只血眼的其中一只眼睛,立马痛得它直翻滚而不停的嚎叫,如同被打掉刃齿的狼一般。

“我怎么没有想到它的这个弱点呢?”奥斯卡德见状,连忙在翻身恢复站立的姿势时从后背抽出神弓和利箭对准了它其余的三只血红眼睛又是一支又一支的精准刺射,将恶犬嘉尔姆射翻在地,看似已经没有了什么生气,刚才的狂吠声也变成了抽搐的暗瑟呻吟,而且已经无法再次趴起。就当他搭上威力无穷“银光箭羽”向恶犬最后一只眼睛射出的时候,从地狱巨笼的外边传来一曲悠扬宛转的神秘旋律!那跳动的音符似乎可以将一切清醒的生命体都牵入昏昏欲睡的沉迷状态。而那支疾射刺出的利箭竟然不可思议的停滞在半空中,仿佛被时间静止了一般,续而断然落地,清脆的落地声让奥斯卡德有一点儿心里质疑的感觉!他是敌人还是朋友?!就眼前形势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是谁在哪里弹琴?!快走出来!”奥斯卡德显然很不高兴自己最后的努力被阻断,向传出美妙旋律的方向喊去。

不知觉中,从巨笼光线阴暗处走出一个戴着橄榄枝叶做成头箍的蓝发年轻人。弹拂着左臂环抱着的金色竖琴向怪兽恶犬那边走去,全然不顾他的发问。不过,当他轻拂着美丽的音符走向高潮的瞬间,这只只剩下一只眼睛的恶犬嘉尔姆忽然在奇怪的翡翠绿色的光环所笼罩,续而慢慢地被消逝成冥纸燃尽的灰烟。只剩下那颗血红色的眼球。当他拾起来的放到手掌中的时候,变成了一颗红色水晶般颜色的药丸,似乎有什么别的用处。

这个将恶犬的躯体引入冥泉的年轻人,走到奥斯卡德面前。对他说:“我是俄耳甫斯,喜欢弹奏乐曲的流浪者。这个是冥界最有灵性的药丸,可以起死回生,不过只可以被拯救一次,你拿着吧!以后可能会有用处。但是不能解救你要救的人,因为她是神性灵族的生命体,而这个药丸只能救凡人。”

奥斯卡德正想问他为什么要帮自己的时候,俄耳甫斯转身向巨笼闪光处的地方走去。不一会儿,原本钢铁般坚硬的铁笼变成了犹如琴弦一般闪亮的光芒,续而一阵刺眼的激光闪过,他赶紧用手挡住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巨笼早已不复存在,眼前的正方就是一扇翠绿色并且爬满蔓藤的门。那个弹奏美妙弦乐的年轻人也没有了踪影,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他为什么要帮我呢?……俄耳甫斯,好象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难道他就是那个在英雄的队伍中战胜海妖塞壬和守着金羊毛巨龙的俄耳甫斯吗?……不可能呀,他不是因为不敬重酒神,被酒神手下的狂女杀害并将他的尸体撕得粉碎抛到荒郊野外了吗?而且已经过了几十万年,难道他的生命也是永恒的吗?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色雷斯的岩穴’的传说就是真的了!!”奥斯卡德非常用心的从神话的记忆中寻找着关于俄耳甫斯故事的线索,想要解开他出现在冥界的谜团。弥漫着朦胧感觉的迷雾在悄悄地散开,一切缘由也逐渐浮出水面。

传说俄耳甫斯有一位情投意合,如花似玉的妻子,叫欧律狄克。她生性活泼,最喜欢跟众仙女到山间田野嬉戏游玩。有一天,她正在原野上跑着,不料脚下踩着了一条毒蛇,毒蛇出其不意狠狠地咬了她一口,她只哎哟了一声便倒在了草地上,当同来的女伴赶来救护时,只见她已是毒气攻心一命呜呼了。

俄耳甫斯听到噩耗痛不欲生,他拿出金琴震颤地弹出一曲歌,那琴声就连冥顽的石头都为之流泪。为了再见见妻子,他不惜自己的生命,舍身进入地府。地府是一个凄惨可怖的境界,那里黑暗冷酷、悲凉愁惨。俄耳甫斯顾不了许多,他一心要把妻子找回来!他的琴声打动了冥河上的艄公,驯服了守卫冥土大门的三头恶狗,连复仇女神们都被感动了。最后他来到冥王与冥后的面前,请求冥王把妻子还给他,并表示如若不然他宁可死在这里,决不一个人回去!冥王冥后见此,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提出一个条件:在他领着妻子走出地府之前决不能回头看她,否则他的妻子将永远不能回到人间。

俄耳甫斯非常感激并用心的弹奏了一曲《终极玄想乐》,之后满心欢喜地谢了冥王、冥后,然后领着心爱的妻子踏上重返人间的道路。欧律狄克的蛇伤还没有好,每走一步都痛苦地呻吟一声,然而俄耳甫斯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他们一前一后默默地走着,出了死关,穿过幽谷、渡过死河,沿途一片阴森。终于看到了人间的微光,他们就要离开昏暗的地府重返光明的乐土了!这时,欧律狄克再也禁不住丈夫的冷遇,嘴里不高兴地嘟嚷起来,可怜的俄耳甫斯听到妻子的埋怨忘却了冥王的叮嘱,他回过身来想拥抱妻子。突然,一切像梦幻一样消失,死亡的长臂又一次将他的妻子拉回死国,只给他留下两串晶莹的泪珠……。俄耳甫斯历尽艰辛结果却功亏一篑,他真想随着妻子一起去地府,可是死河上船夫不肯将他渡过河去……

“如此说来,他真的还活在冥间。那为什么有人传说他返回人间并因为得罪酒神并被手下狂女抛尸荒野呢?难道刚才一切都是幻觉?”奥斯卡德不相信希腊神话中的‘第一琴乐师’会起死回生,甚至认为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映象,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的确有一位能够弹奏极弦美妙的人刚才来过,因为在他的手心中还留着那颗闪烁着红色光芒的药丸,轻轻地闻着,似乎真有些具有灵草药性的气味。也许真的有用,他把这颗药丸小心用洁净的布条包起来,放在了靠近心脏的那个口袋,以备需要之时可以取来用。

面对巨笼的出口大门,奥斯卡德即刻准备用双手使劲地去推开。可谁知左手才稍微一用力,那扇爬满蔓藤并看似很沉重的石门竟然如木门一般的轻盈,差点闪了他的腰。

“看来真的多谢大力神赫剌克勒斯传授给我的神力啊!否则单是凭借自己真实的力量想要推开折扇厚重的石门不费一番时间是不可能的。”奥斯卡德很感激好友赫剌克勒斯传授给自己的力量,为自己拯救海柔又争取到了一分宝贵的时间。

已经来不及看怀中的银表了,他急忙穿过石门。却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一片原始的丛林,灌木的植物气息和食肉生物的嚎叫声,似乎在早早的预示他这里又不是可以轻松穿过的关隘。

沉稳的步伐和时刻警惕的意识,让奥斯卡德提前戒备起来,不让自己再遇到困难的时刻陷入被动的局面。不一会儿,听到了附近周围似乎有动静,奥斯卡德悄悄地顺着那越来越接近的声音躲在粗大的灌木后面,发现有一群群的鬼魅向前方扑赶而去,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一样。而且它们要去的方向正是奥斯卡德要前进的方向,于是他也一路跟随。

精彩评论

《冰之女》,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婚恋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奥斯卡,欧律狄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宇丹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