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立宋》重生1983在深圳 作者是浊酒当歌的小说 立宋腹黑攻

立宋

《立宋》

浊酒当歌 著

连载中 历史 魏了翁,魏翁 阅文集团

《立宋》是浊酒当歌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新篇,设定精彩纷呈,文笔出神入化,可以一阅。“当年你力主北伐,甘愿以命上谏,其心可赞。”魏了翁继续说道:“但凡事应着眼大局,尚青心系国家,却不知正好说中了别人的心中所想,你的主张,与韩相耦合,他当时四面楚歌,处处树敌,急需一场战胜来重立威信,所

273次点击 更新:2020-10-18 12:34:21

免费阅读
《立宋》是浊酒当歌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新篇,设定精彩纷呈,文笔出神入化,可以一阅。“当年你力主北伐,甘愿以命上谏,其心可赞。”魏了翁继续说道:“但凡事应着眼大局,尚青心系国家,却不知正好说中了别人的心中所想,你的主张,与韩相耦合,他当时四面楚歌,处处树敌,急需一场战胜来重立威信,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当年你力主北伐,甘愿以命上谏,其心可赞。”魏了翁继续说道:“但凡事应着眼大局,尚青心系国家,却不知正好说中了别人的心中所想,你的主张,与韩相耦合,他当时四面楚歌,处处树敌,急需一场战胜来重立威信,所以即使没有你的力谏,韩诧胄同样也会北伐,你的死谏只不过是个导火索,真正的北伐决心,韩相早已下定,纵然没有你,北伐这场仗,也是要打的,官家被他说动,也是支持的。”

周夫子嘴唇蠕动,似乎有话想说,魏了翁却摆摆手,示意他听完:“我当初反对北伐,不是反对收复失地,靖康之耻、但凡大宋臣子没齿难忘,魏了翁岂能忘却?盖因开禧年间,军无良将、兵无锐气,韩相手下没有能独挡一面的帅才,一盘散沙,何以对敌?而禁军中滥竽充数、虚报兵额的恶习数不胜数,兵备松弛,士气低落,而金人兵强马壮,将帅凶悍,我们拿什么去打?”

“兵法云,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魏了翁说到此处,有些激动起来,他站起身,在室内来回度步:“又云,兵者,凶器也,不可妄动,动则如雷霆。事不备而贸然发兵,只会反受其噬。韩相当初正是犯了兵家大忌,才落得枭首于北虏的下场。在我看来,大宋安于江南,失了河套、西北和幽云地域,无养马之地,无悍卒之源,要想北图中原、还京汴梁,除了厉兵秣马,徐徐图之以外,别无他法。”

他转了几圈,说完了这番话,方才站定,眯着眼凝望窗外竹林,周夫子连连点头,附和道:“正是如此,魏翁前些年任潼川路三府知府、提点刑狱时,大兴兵备、修缮关隘,后任兵部郎中、秘书监官,也极力推进武备,定然是按这一思路来的。”

“国家大事,岂能一朝一夕即可说得清?谋而后动,虑事周全,方是定国之士。”魏了翁长叹一声,摇摇头,苦笑道:“如今史相当政,满朝文武无不出其门下,我等这类所谓的理学名仕,在他刚上任时可以壮其声势,一旦根基奠定,也就无用了,纵然说的皆是拳拳之心,不合史相胃口,也不能立足朝堂啊。”

他挥挥手,笑一声,展颜道:“说这些何用?尚青,你远道而来,这里又非庙堂所在,国家大事可放于一边,品茶论词方是正道,来来来,蜀中多俊杰,你且说说,这些年蜀中可有才子作出什么名篇大作?”

周夫子也笑起来,只是有些勉强,二人随意的说些名人趣事,谈些诗词歌赋,喝喝茶聊聊天,倒也惬意安逸。

窗外鸟鸣风清,室内二人相对而坐,茶香四溢,书券飘香,渐渐的谈兴浓烈,越说越起劲,隋唐大宋,有数的名家词赋都被两人说了个遍,都是饱学之士,文采斐然,说起来头头是道,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添茶的童子来去几回,茶盏喝干了几次,都不见二人疲惫。

“对了,魏翁,说起来,我在合州山村避世寄居,闲暇时教授几个小子习字读书,其中一个十二岁的小童交了一篇功课,极为不错,我带了过来,此时逢魏翁在,不如拿出来请魏翁法眼一观?”周夫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手中茶盏笑道。

“即是尚青的弟子,一定不是俗物,能作出佳作,也属必然,请拿出来我们一起鉴赏。”魏了翁道,他话说得漂亮,却在心里并非那么重视,一个十二岁的童子而已,能有多少才气?大宋二苏这样的风流人物,弱冠以前也没有多大的名声,山村顽童,纵然得到周夫子的教导,天赋也是有限的。

周夫子起身,在随身行囊中翻找一番,摸出一个卷轴来,递给魏了翁,魏了翁笑着接过,徐徐展开,看了起来。

“醉落魄……好生僻的词牌。”魏了翁第一眼就微微怔了一下,笑容不改,继续看下去。

周夫子端起茶盏,慢慢抿茶,静静等待。

魏了翁的呼吸顿了片刻,眉头微皱,仔细的将卷轴看了几遍,低低的吟诵几句,两眼发亮,又来回的读,方才放下,讶然看向周夫子,惊道:“这是十二岁的童子作的?”

“是的,魏翁也觉得惊艳?”周夫子放下茶盏,笑道:“我初初看时,也惊为天人。”

魏了翁一脸的不可置信,却又不得不信,拿起卷轴,又看了一遍,口中道:“十二岁的童子,能作出这种词作?尚青,确定是这样?”

“一定是的,那山村都是农夫,识字的人都不多,会作词赋诗更是没有,这孩子的父亲母亲大字不识,绝不会有枪手代写,是他所作不会有错。”

“寒山几堵,风低削碎中原路……妙啊!”魏了翁拿着卷轴,爱不释手,那种爱惜的神色,让长孙弘看了,只怕要惭愧汗颜:“词是上品,内容更是上品,其中暗讽小人,壮志凌云,写这词的人,有大雄心、大志向。”

他把卷轴卷起,小心的放在案上,扭头问周夫子:“你这学生,姓甚名谁?”

“复姓长孙,单名一个弘字,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他不过跟着我读了两个月书,在此之前,白丁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连名字都不会写……”魏了翁再次惊讶了,不可思议的问道:“两个月就能写出这等词作?尚青,你用了什么方法教的?”

周夫子苦笑一下,有些难为情的红了脸:“魏翁,说来惭愧,我寄居山村,本无心教授,不过是为了衣食温饱,而受村中大户所托,教导他几个子侄习字。这长孙弘,是村里保正之子,中间插班来的,我并没有用心教导,随意的让他们读书而已,他刚来时,毫无出众之处,相反的略显愚钝,岂料过得两个月,突然开窍了一般聪慧起来,一日千里般精进,这首词作,其实是他本身天赋所为,与我没有太大关系。”

“如此说来,此子必是神童。”魏了翁恍然,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敲着桌子:“孩童突然开窍,也有先例可循,所谓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就是这个意思,尚青啊,你那山村边鄙,文风不盛,如将这孩子留在那边,弥足可惜啊。”

“魏翁所言极是,我也觉得,这块璞玉尚需雕琢,如荒废在田亩之间,未免可惜,可叹他家境贫寒,无钱无物,要想去县学读书,很难。”周夫子摇摇头,叹气道,他虽是曾经的朝廷御史,却是被政敌攻击贬出来的,对方做得绝,连高官去职后惯常有的职钱也没有,一文钱收入也没有,不然也不会屈尊去给李显家当西席,实在潦倒落魄。

“可惜我如今无官无职,又被贬在此,实在爱莫能助,如此,唯有指望尚青竭尽所能,助他成才了。”魏了翁也没有办法,他是被贬到靖州的,不得擅自离开,否则就是犯法。

两人对坐,看着长案上的那副卷轴,默默无语,沉寂了半响,魏了翁幽幽的开口,站了起来:“我来写一封推荐信吧,如果此子有缘,能通过解试,上京赶考,也有人能接待他。”

精彩评论

这本《立宋》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历史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浊酒当歌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