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江湖之清风派》濡沫江湖化清风怎么获得 第十九章 武林大会(四) 江湖之清风派反攻

《江湖之清风派》濡沫江湖化清风怎么获得 第十九章 武林大会(四) 江湖之清风派反攻

时间:2020-06-30 11:36:54来源:阅文集团

《江湖之清风派》放置江湖沐清风在第几章 腹黑攻 江湖之清风派武侠类型小说 连载

江湖之清风派

类型:武侠作者:时空的维度状态:已完结

《江湖之清风派》作者:时空的维度,武侠类型网络小说,主角:武功,老夫,本新篇精彩情节试读:俩人笑完后,那老人又道:“你把这死雾山炼成这等模样,想必那木之真气已有大成吧?”原来死雾山可怖的景象竟是树人所为,这木之真气本是五行真经其中之一。木象征着生机,具有疗伤显著效果,自动护住修炼者全身,可

《江湖之清风派》 免费试读

俩人笑完后,那老人又道:“你把这死雾山炼成这等模样,想必那木之真气已有大成吧?”原来死雾山可怖的景象竟是树人所为,这木之真气本是五行真经其中之一。木象征着生机,具有疗伤显著效果,自动护住修炼者全身,可攻可防。

再来说说五行真经,五行就是指的金、木、水、火、土,五种真气相生相克,极难炼成。一人身上想练就五种不同真气,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练武者的身体内,只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真气,这是谁也违反不了的。

树人不以为意,冷哼一声,“这算什么!想想那老贼,当年从我这偷走其它四种真经,还炼成了俩种,他用的方法岂不更惨无人道。”想起往事,树人无比气愤。

李远可不想再听下去,秋寒还等着无根泉水。可是这泉水在哪?看着前方俩人,也许他们知道呢?

李远不再犹豫,走向俩人。

“什么人!”老人听到脚步声,突地大声喝道。那只大鸟,头如老鹰,全身乌黑呈亮,竟还有一丝反光。

冲着李远长啸,李远面无惧色,作了作揖,“在下的朋友不幸受了阴寒之伤,所以我特来取那无根泉水。只是不知道二位前辈可知这泉水在何处?”

这死雾山一般高手,绝无可能来到树人这儿,因为还没到,人就迷失方向,不是早早饿死了,就是吓破胆了。树人不禁疑惑道:“你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李远笑道:“多亏这位鸟儿,扇动翅膀把这迷雾驱散,不然我也看不见二位前辈。”

树人哼了哼,都怪这老头,要不这人怎会找到自己。“你想要泉水,除非你可以过了这老头,不然没有。”

老人木然一惊,“这是你的地盘,怎么还跟我有关系了?”

“谁让你来的?你不来那只死鸟,怎么会把雾散开的?你得负责。”树人觉得说的很有道理,“嗯!对,就是这样,都怪你。”

老人无奈苦笑着,“你把泉水给人家好了,在怎么说一个前辈对晚辈出手,这...”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如果这树人有眼睛的话,肯定会大瞪老人一眼,“这无根泉水是这死雾山看家之宝,怎能说给就给?”

李远看着他们,“前辈,这泉水我不是全要,我只要一壶。”

老人指指李远,对着大树,“你看,人家又不要你多少,干嘛这么小气?你都七十多了,性格还是一点没改。”

“少废话,你不来,那我来。”“砰!”只听一声巨响,大树中间多了个大洞。一个人影唰的一下,出现在眼前。

一丝不挂,只有中间护了个麻布。满头白发,长长的胡须已是斑白。但从金光闪闪的眼神中,看出精神饱满。

“小伙子,老夫看你年纪不大,却能走到这。想来武功应该不赖,今日你如能逃出我手,那泉水任你取;不过,你要是死在我手中,也不要怪我,你想好了再说。”白胡子老头没有注意李远异样的眼光,下了战书。

这老头看似武功很高强,周身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威压着李远。双目炯炯有神,内力已达巅峰之境。

对此,李远毫不示弱,内力汇聚于周身。顿时,威压之力骤减。

白须老头心中惊讶,这小子年纪轻轻,内力深不可测啊。

老人看着二人无声的争斗,苦笑着摇摇头。

白须老头逐渐加大内力,空气都跟着波动了。感受强大的威力,周身的空气好似被抽离,呼吸有些困难。李远也不敢再怠慢,催动体内的清风引歌诀。

霎时间,空气以李远为中心,如旋转的漩涡,旋转不停。

白须老头如雷在顶,惊疑不定。不需稍会,定了定神。双手成掌,汇力于双掌之中,慢慢的抬起,双掌齐发,全身内力毫无保留的冲向巨渦。

漩涡如同吃人的猛兽,张着血盆大口,老头的内力竟然跟着旋转了起来。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怎么会...”眼看着自己毕生内力,被一小子牵引着,老头傻眼了。

“喝啊!”长啸一声,身体一震,漩涡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没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李远还是那样站着,一动未动,“前辈,能否给点泉水?”

白须老头从失神的状态被唤醒,“啊,可以,老夫说话算话。但是...”停顿了一下,“你!我要和你结拜。”

“啥?”不仅李远被吓的不轻,就连那老人也被这话吓到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要和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结拜!这白须老头性情古怪的紧。

“不然,你打死我,我也不告诉你泉水在哪。”白须老头叉腰耍赖,毫不关心别人怎么看。

老人手指点点,“你这老不死的,怎和一晚辈言而无信?丢人!”

白须老头满不在乎扭了扭头,“这怎么叫言而无信?我这是看得起他,懂不?”

李远面无表情道:“我就是清风派掌门人,二位前辈刚才讨论的武林大会就是冲着我来的。所以前辈莫要取笑晚辈,以免祸及于你。”

白须老头上下打量着李远,“你就是那个清风派掌门?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会怕江湖上那些小虾米吗?今天说什么我都要和你结拜,来来来。”

拉着李远来到那颗大树下,跪倒,“此树为证,我木无雾今日与...哎,兄弟叫什么名字?”

李远啊了一声,搞的旁人还以为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在下李远。”

“好。”木无雾接着发誓,“与兄弟李远有难同当,同生共死...啊,这个一起死就算了。”朝着李远挥了挥手,拜了拜大树。

李远也照着拜了拜。这同生共死没说出来,想来也是,一个七十多岁;一个二十岁,谁先死一目了然!

木无雾道:“走,兄弟我带你去取水。”随后左拐右拐,走了头都快晕了,终于找到了泉水。

这无根泉水在一个悬浮的小山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却始终没有干涸,不时的还冒出白白的热气,果然无愧于无根泉水之名。

取了泉水以后,李远便急匆匆的下山去了。在走之前,与木无雾约好了少林寺见。这木无雾一头雾水,江湖中人开武林大会正要商讨如何对付你,你倒好自己还送上门。

李远也无奈,只好直言相告,自己一个朋友被他们抓去,邀请武林大会见。

木无雾惊叹,你这朋友不少啊!

赶了一夜,李远终于回到村子里,但眼前的一切,让他惊恐万状。

只见村子里人东倒西歪,满地鲜血,手脚分离,开膛破肚,手段残忍至极。

房屋倒塌不计其数,就连襁褓中的婴儿也已奄奄一息。

李远慌忙跑进老者的家里,房顶已不翼而飞,墙壁破败不堪,残垣断壁随处可见。

老者头颅被严重击碎,血肉模糊看不清原来样貌。还有一老妇人,与三个孩子,躺在血泊中,早已没了气息。

在这废墟中,一张桌子完好无损的保留着。桌子上一张显目的白纸条,被手匕扎着,任凭冷风无情的吹打着,也不曾离去。

李远拿起纸条,血红色的大字,映入眼帘。是用鲜血写的,开源镇,等你。

李远颤抖着,一双眼睛无神的凝视着村里的角角落落。他快要崩溃了,是什么人,这么残忍着杀害无辜的百姓。

李远奔跑着,寒冷的夜风吹打着,没有一点冷意。他要救秋寒,村里没有秋寒的尸体;他还要为整个村的人报仇!

精彩点评

说实话,时空的维度这本带点武侠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武功,老夫)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时空的维度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时空的维度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