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江湖之清风派》濡沫江湖化清风 第二十三章 武林大会(八) 江湖之清风派RPS

《江湖之清风派》濡沫江湖化清风 第二十三章 武林大会(八) 江湖之清风派RPS

时间:2020-06-30 11:56:45来源:阅文集团

《江湖之清风派》放置江湖沐清风在第几章 腹黑攻 江湖之清风派武侠类型小说 连载

江湖之清风派

类型:武侠作者:时空的维度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湖之清风派》的网络小说,是作者时空的维度最新力作的武侠网络故事,故事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推荐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黑衣人的内力阴寒无比,与那晚白衣女人内力属性差不多,但是要比她深厚的多。武功招式总带着一股鬼魅之色,正与李远所学武功相克。俩人战了十几招,李远心中已然明了。随之每一招,逐步的加大内力输出。'随风飘荡'

《江湖之清风派》 免费试读

黑衣人的内力阴寒无比,与那晚白衣女人内力属性差不多,但是要比她深厚的多。武功招式总带着一股鬼魅之色,正与李远所学武功相克。

俩人战了十几招,李远心中已然明了。随之每一招,逐步的加大内力输出。'随风飘荡'也越来越快,变幻出许多白色身影。

黑衣人只觉眼前人影飘动不断,鬼影魅步力不从心。白影在石屋里来回穿梭三回,黑衣人才一个来回。差距一目了然!不由得他惊诧不已。

如果在这么一直以轻功斗下去,迟早会被偷袭成功。黑衣人无奈停下飞驰的脚步,李远收起内力,飘然落地,昂首道:“怎滴?看你块头这么大,难不成飞不动了?”嬉笑着紧盯黑衣人。

如此停下脚步,也是变相的承认轻功不敌李远,尽管从内心到嘴上,黑衣人还是不会认同。但此时面对李远挑衅的言语,他选择了沉默,在旁人看来算是默认了。

一双如黑洞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李远。水桶般粗壮的双臂,汇入了强劲的内力。一层一层的黑色真气,不断的飞扬开来。

“就你小子,还想羞辱我,受死吧!”随着嘴角勾起的幅度,黑衣人左脚踏前一步,噌滴一声,石块铺成的地面被踏出一道三五公分深脚印!蹬地而起,双手握拳,爆炸性的速度,眨眼间来到李远面前。

拳头带着黑色的真气,飞了过来。看着那威力无穷的拳头,李远脸色平淡,看似很缓慢的抬起手掌;实则一瞬间便挡住拳头,难进寸毫。

黑色的真气唰唰的乱穿,但就是无法逼近李远周身分毫。

黑衣人本就丑恶的脸庞,因发力过猛,而脸部扭曲的更加狰狞。

李远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手掌一震,将那黑衣人震开四五米。心中想道:这人功力还不如木大哥。

黑衣人一怔,自己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对方推开,实在可恨。怒从心中起,飞身再次攻去。

李远也不再选择傻站着,纵身迎向黑衣人。俩人拳拳到肉,掌风呼啸。打得是目不暇接,招式繁杂,拆招、拼招、解招只在一刻之间,已过了二十几招。

黑衣人寻得一个间隙,抽身离开战区。站在墙边,双手负背,满头大汗,脸上肌肉不停的抽搐着。

本来粗大的手臂,此刻已变得臃肿,双手不知是握起来好,还是圈起来好。心中不禁暗苦:好个鸟人,内力未免也太深厚了吧。

李远静静的看着他,脸上未有一丝风波,真是静如水。

原来李远故意和他走上二十几招,就是想用自己深不可测的内力,打爆他的手,让他吃吃苦头。

要不是如此,黑衣人在他手下过不了二十招,就得躺下!

不是李远牛逼,是清风引歌决太变态了。谁能学得此等神功?也只有欧阳文那个非人类的天赋,才把九转七星学了大半。

李远对着黑衣人道:“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让你小爷瞅瞅。总不至于就这点本事吧!”慢慢悠悠的语气,好像和玩耍似的。

前一刻还是游戏的主导者,这一刻却变成了他人的玩物。黑衣人恼羞成怒,不顾双臂的疼痛,双手插入怀里。用力一甩,六道幽芒至天空处,分别射向墙角。

仔细一看,六把匕首,每个短刀的刀尾上都有一个白银银地骷髅头,栩栩如生,赫然写着一个死字。插入石板中,刀刃已全部没入。

接着黑衣人双手结印,口中喃喃着,似是读咒。双掌一怔,一个怪异的手势,向前伸去。

忽然整个石屋从墙壁开始,变得幽黑一片,紧接着,幽怨之声响起。再然后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突然间,如同幽灵一般的人头,从墙中飞出,满屋子乱穿。

黑衣人看着眼前的一切,很是满意,“哼哼,让你尝尝我幽冥鬼阵的厉害。”语气中再没有刚才的嘲讽之意,反而变成了一丝丝的凝重。他也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强。

“之前的轻敌,让自己尝试到什么叫做后悔的滋味。想我鬼幽子,怎会败在一个小儿手中。这次直接使出幽冥鬼阵最后一层,也是最厉害的。看你怎么办?”鬼幽子想了想,自己失败之处,有些懊恼。

李远觉得浑身传来了一阵阵痛苦感,头脑眩晕不止,眼神模糊不清,整个石屋都在不停的旋转,四肢乏力。

原来这就是之前,在开源镇十字路口受到的伤害,怪不得自己怎么会因为疲惫而累倒呢?

秋寒痛苦的呻吟着,娇躯不停滚动,痛感难挡。幽冥鬼阵包裹了整个石屋,她自然也会感受到和李远一样痛苦。

可是鬼幽子却一点异样都没有。

要说之前李远为何会晕倒,那这次岂不该和上次一样?

错!上次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一夜奔跑未做一刻休息,最主要的还是和木无雾,大拼内功,导致内力所剩无几;所以才有后来的事。

现在,李远聚精会神,掌心朝下,催动清风引歌诀,在体内不断的运转。

就看是这幽冥鬼阵厉害,还是清风引歌决更高。

所幸清风引歌决慢慢的占据了优势,李远感觉身体没有任何的不妥。一招'风和日丽',至李远全身发散而出,直击幽冥鬼阵。

“砰!砰!砰!”在清风引歌决强势的冲击下,终于,幽冥鬼阵现出一条裂缝。随着李远大喝一声,鬼阵瞬间化为乌有。

鬼幽子傻了!自从炼成这幽冥鬼阵,大阵小战经历过无数次,至今还没有人可以击破它。可是这个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岁的小子,竟然...击败了自己压箱底的功夫。

自负的心理,已经完全的崩塌了。他不在信任自己的武功,甚至不相信眼前已布满伤痕的双手。

李远趁势一掌隔空劈向鬼幽子,失神的鬼幽子没有任何反应,被内力震碎了心脉,口吐黑血倒地死不瞑目。

李远看见黑色的血液,心想:这人果然如恶魔一般,连血都和平常人不一样,够狠!

随后,来到秋寒旁,'一缕清风'将未痊愈的内伤,慢慢的治愈。

过了一会,李远收功问道,“秋姑娘,感觉好些了没?”

秋寒睁开秀目,试着运了下真气,已经有明显的真气流动。颔首道,“嗯,好了很多了。”

见状,李远起身打量着石屋,寻找出口。这出口应该就在有一条明显缝隙的墙壁上,可是为什么左推右推,都推不开呢?看来此门,有可能是由机关暗门构成的。

李远回头看着秋寒,“秋姑娘,你进来时,可知道这门上有什么机关之类的?”

秋寒皱眉想了想,“我那时身体虚弱,没有注意到这些。怎么?这门打不开?”

李远失望着,看向死人鬼幽子。其实就算鬼幽子还活着,也不一定会告诉他。

李远又重新打量着,整个石屋。石屋的屋顶有些潮湿,不停着结成水滴,想来之前听到的嘀嗒声,就是这些水滴。

然后,他又把整个石屋摸索了一遍,四个火把最有可能是机关,看了一遍又一遍。满屋找了半天,还是没能找到开门的机关。

“没找到啊!看起来,我们好像在水底下。不知道这上面是湖,还是大海?”李远停止了摸索,此时颇有些无奈。

秋寒面现急色,“武林大会召开在即,怎么可以困在这里?”

“嗯?你说的对,苏先生还等着救呢。”李远汇聚内力,输入掌心。然后对着石门,猛地推过去。

整个石屋感受到强大的内力,剧烈的摇晃着,屋顶连续抖动,还有那浓厚的灰尘不断的掉落。石屋看着就要塌了,李远觉得不对劲,立刻停止内力的发散。

“不行,这石屋承受不了。只怕这门没打开,屋子倒提前崩塌,可不敢想想。”抬头看看屋顶,李远摆了摆手,只能作罢。

秋寒岂能不知,看着李远,一抹内疚浮现于眼中,“你为什么要来救我?”如果他不来,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也可以救出苏离烟。

李远靠着墙壁,歪着头,“我当然要救你了,你我一起来的,就要一起回去。”

秋寒不解,“我不是清风派的人,怎么会跟你回去。”李远挠了挠头,“说的也是。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摊了摊手,没在言语。

寂静的石屋里只有他们二人,低头沉思着,好像在死亡前,进行着最后的缅怀。

“你的武功是谁教的?”秋寒觉得他的武功可以说是江湖第一,只是这第一的功夫有又是谁教的呢?

李远苦笑了下,“这都快死了,还问干嘛?不管谁教的,都不能帮我们从这石屋里出去。”

秋寒沉默了,望着她,李远觉得在临死前,有必要知道那晚小树林里,手段残忍三人是谁?还有安全离开的人又是谁?

秋寒毫无保留的将知道,都告诉了他,毕竟也没有活的希望了,那就多说点吧!抱着这样的心态,秋寒比之前都要活跃些。

“那晚还有一人,自称是八极门的人。他不在小树林,冲着清风派去的。我怀疑那魔道三大高手很有可能是八极门请来的,当然,这只是我瞎猜的。再有你师姐害你做什么?那三人与你师姐又是什么关系呢?”这个时候李远还能冷静的分析。

秋寒也是服了,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嗯?你知道江湖中传说有人专门吃人肉吗?”

李远被她的话给愣到了,“什...么?这个时候,你...说这个干吗?”

秋寒好像没有在乎他惊讶语气,看着一面墙壁,悠悠的说道,“我肯定比你先死。所以,你可以吃了我的肉。再多撑几天。”

李远的表情完全呆滞了,就好像死人一般僵滞住了。

以往高冷的她,只为别人多活两天,而愿意献出自己的躯体。

精彩点评

《江湖之清风派》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武侠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武侠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江湖之清风派》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六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