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用英语怎么说 她的误解 别离开我鬼畜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用英语怎么说 她的误解 别离开我鬼畜

时间:2020-06-30 16:38:21来源:互联网

《别离开我》老婆求你别走别离开我 傲娇受 别离开我作者是金陌的小说 连载

别离开我

类型:职场作者:金陌状态:连载中

畅销创作《别离开我》是金陌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剧情中的主线人物是江帆,陆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横扫千军,值得一看。小说剧情回顾:静待下文精彩内容“求你放了他,放了江……”对方突然不说话了。“你是谁?”对方惊觉,发问。“我是……”我认为自己没必要说得那么清,就含糊过去,“陈之祈不在,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对方当机立断把电话给

《别离开我》 免费试读

静待下文精彩内容

“求你放了他,放了江……”对方突然不说话了。

“你是谁?”对方惊觉,发问。

“我是……”我认为自己没必要说得那么清,就含糊过去,“陈之祈不在,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

对方当机立断把电话给挂了,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

我并未在意,将其归为骚扰电话,继续盘腿玩拼图。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也有了决定。

我把玩着拼图,想着该找个机会和江帆去谈谈,但是江帆现在不知在何方,这也算个棘手的问题。

我大叹一口气,腿有些发软,着慢慢踱步了厨房,随意解决一下午饭问题。

午睡时分,我刚躺下没多久,那个电话又来了,但等我一开口,她又挂了,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晚上,陈之祈准时回家。我正在写点东西,他悄然无声地从身后环住我,亲昵的吻了吻我的秀发,这招我很受用。

“写什么呢?”

“就是用来打发打发时间。”我合上本子,转身面对他。

“什么东西那么隐秘,我都不能看。”

“你可以吧。”我把本子拍到他胸口上,“不过,不太适合你。你会觉得无聊的。对了,你要是看了,哪怕真的很烂,也不能说出来,知道吗?”

他点了点我的鼻子:“快去换套衣服,今天我们出去吃,顺便逛逛街。”

我正想走,他忙拉住我,闭着眼,点了点自己的脸。

真孩子气,我踮起脚尖,亲了一下,跑去了更衣室。

我拿着衣服,心里还是存在着甜蜜的负罪感。也许是自己太死心眼,但是我无法否认我对不起江帆的心情一直挥之不去,连现在和陈之祈存在的温存都变得可耻。

喜欢上一个人,往往会忘记是何时爱上他的。

这天晚上,我玩得痛快,玩得逍遥。和陈之祈做了一次真情侣、真夫妻。不光是被窝里的你侬我侬,还有下床后的甜甜蜜蜜的。日子像在蜜糖里泡过一样,滋润得很。

若一次是意外,二次是意外,那三次定是有缘故了。

当第三次骚扰电话打来,我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如此的锲而不舍,居然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

“之祈,你最近有没有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陈之祈刚洗完澡,被我这话问得莫名其妙,傻愣愣的看着我。

我直接挑明说了:“就是有个女人找了你三次,要你放了另一个人。你是不是抓了什么人了?”

“开玩笑,你不是警察,能抓什么人。你别多心,有些人就是喜欢打骚扰电话。”陈之祈拿起浴巾蒙脸擦头。

“我来吧。”我接过他的浴巾。

擦着擦着,我做了个大胆的猜测:“之祈,我好久没有江帆的消息了。你说他去哪里了。”

这下,陈之祈暴走了:“我怎么知道他会去哪里。你今天晚上真奇怪,是不是吃错药了。”

看这架势,他应该不知情,我服软认错,他才消了怒火。

其实,我的心里并未放下。冥冥之中,感觉打给梁芳电话,说不定能得到什么答案。

“屏,你怎么会有空打电话给我?”电话那头很兴奋。

“嗯,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我香香吐吐,不知该如何问比较好,“就是陈之祈他……以前……你说,有没有可能话把一个人抓起来……”

“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梁芳沉默了会儿,“你想要找的人是谁?”

“江帆。”

“他,是不是你以前那个……”梁芳话锋一转,“为什么要找他。”

“因为我负了他。”我回答得很简略。

“好吧,我尽力而为。”

和梁芳结束通话,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她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办法。

但事实往往出乎人的意料。几天后,梁芳来了个电话。

“屏,我不敢确定,但是你最好找几个朋友去一下monster酒吧……”

这个名字很耳熟,我还想再追问几句,对方已被强行挂断了电话。

我照着梁芳给的地址,找陆辰一起去。江帆一直没去上班,陆辰也很担心。

果然很熟悉,是那家陈之祈带我来过,差点把我吓得得心理疾病的酒吧。我在酒吧门口徘徊,有些犹豫。陆辰见不得我这样,狠狠地睨了我两眼,自顾自地率先进门。

曾经群魔乱舞的情景不复存在,现在到时别有情致,寂静的可以。酒吧一般晚上才营业,白天空闲的可以。

巨大舞池空出来,被做成了擂台。四周的位置也被升高。偌大一个场地找人无头绪,我和陆辰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静观其变。

这是要干什么?突然坐在最角落边雅座位置上的男人——因为逆光,我看不清样貌,向擂台敬了杯酒,四周开始骚动起来。

一个一个人走上来,一个一个人被抬下去,好不血腥暴力!往往致命一击的时候,我都会下意识地闭上眼。我惧怕晚上做噩梦的感觉。

“叶屏,快看。”陆辰用手肘推了推我,自己目不转睛的望着台上。

我逼自己睁开眼。台上那个根本就是个受气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身上血肉模糊的,脸还算完好,想必这是人为要求的。台下不少人都在用手机和照相机为这位失败者留念。而那人毫无反抗能力,人靠在弹簧绳上动弹不得。

“天呐,那人是……是江帆。”

陆辰看了我一眼,验证了他的猜测,先比我做出反应。

陆辰挤开人群,为他也为我挤出一条通道。

“先生,请你去坐好,这不符合规定。请先排队、报名,按次序。”

陆辰上来就是结实的一拳,人民教师也能那么狠啊,的确让人咋舌。整个酒吧安静了下来,但很快就有保镖涌上来,维持秩序。我们立马被轰了出去。陆辰不甘心,避开我,打了个电话,朝手机里狂吼,片刻后,他整理好心情,要我呆在原地,自己重新又推门进去。

我心急如焚,在酒吧四周转悠着。好巧不巧,我看见伤重的江帆被人运了出来。我给陆辰发了条短信,自己打的,追着那辆车跑。

他们并未去医院,而是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厂房。司机不肯再开下去,问我要了钱,逃命似的离开了。我也不敢轻举妄动,给陆辰发了信息,开始等救兵。

“你是不要命了,居然敢追到这里。”来人是王进,火气不小,“幸好是我,要是里面那群人,我让我怎么和之祈交代啊!”

我藏得不够隐秘,被尔后赶来的王进给发现了。

“这是陈之祈的主意。”

“不是,是我一手策划的,和之祈无关。”

我真佩服自己敢在这个地盘上和别人呛声:“笑话,你和江帆有什么过节,干嘛要害他。”

我一点儿也不相信。

“他玷污了我的……玷污了良家妇女。就该受罚。”

陆辰来了,我也不想和王进再争辩下去:“我带走他!”

“不可以。”

“那我就在这里陪他。”

“你想过之祈没有,他那么的爱你。”王进一脸心痛的看着我,“你是铁石心肠吗?”

罪恶感再次翻江倒海而来。

陆辰将拨通号码的手机交给王进,示意他和手机中的人去交谈。半晌,王进同意放走江帆。

“你就是仗着之祈对你的疼爱在任意妄为,你最好收敛点,不然就会自讨苦吃,自食恶果。”王进从未对我说过那么重的话,我被震慑住了。

“你可以回去了,之祈在家等你。”他让人帮着陆辰把江帆抬到车上。

“不要,我要陪着江帆。”我执意要去,只是想确定江帆安然无事罢了。

“你别太过分。”王进咬牙切齿,“我警告你,你要是负了之祈,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讷讷地点了点头,其中心中根本没相信陈之祈不是元凶这一答案,没谅解陈之祈的所作所为。

到了医院,陆辰点名要找秦医生。这个秦医生还真是神通广大,涉及领域、交友面广泛,和陆辰都有交情。真实哪儿哪儿都有他。

“怎么又是你。”他看了我一眼,“红杏出墙不是褒义词。”

我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怎么什么人都要这么说我。

“我申明我没有红杏出墙,我和江帆只是……”普通朋友这几个,当着江帆的面,哪怕他是昏迷的,我也说不出口,只好改口,“反正我和陈之祈关系正常,不需要你们Cao心。”

“我没时间听你扯淡,赶紧准备手术室。”后一句话,他是对他的助手说的。

“虽然伤得重,但大都只是皮外伤。他们护理工作很好。”

秦医生一个转身,好言好语地对我说:“但有人可是内伤啊!你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你在也只是添堵。”

看这情形,我的确帮不上忙,连陆辰都坚持要我先回去。我就同赶来的颖子一起回去了。

“屏,你在想什么?”我们坐上公交车,颖子突然这么说道。

“没想什么?”

“那你就该想些什么?我以前一直认为陈之祈冷血,没想到他还很残忍。我真懊悔自己居然还想听陆辰的话,劝你们两复合。你看看,他把江帆伤成什么样子了……”

颖子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我心里千丝百转,有了决定。

PS:下一章开始就会一个新人物出现。其实这个新人物在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了。大家猜猜是谁呢?

精彩点评

《别离开我》这本小说写了八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金陌)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金陌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