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诸天踏步》诸天踏步 小说 第二十六章 无双剑 诸天踏步㚻

《诸天踏步》诸天踏步 小说 第二十六章 无双剑 诸天踏步㚻

时间:2020-09-16 07:24:02来源:阅文集团

《诸天踏步》诸天踏步 小说 HE 诸天踏步同人志 连载

诸天踏步

类型:科幻作者:一与世无争一状态:连载中

这次本编辑安利给各位小说迷们一与世无争一原创网络创作《诸天踏步》,天选人物是聂风,玉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聂风蹑手蹑脚离开,现在他已经能确定这个独孤一方就是个冒牌的,一来是修为实在太差了,差到刚聂风都快忍不住想出手直接拍死这独孤一方算了,居然只堪堪到“入神”境中期,比“化罡”境中期的雄霸差远了,做为老牌势

《诸天踏步》 免费试读

聂风蹑手蹑脚离开,现在他已经能确定这个独孤一方就是个冒牌的,一来是修为实在太差了,差到刚聂风都快忍不住想出手直接拍死这独孤一方算了,居然只堪堪到“入神”境中期,比“化罡”境中期的雄霸差远了,做为老牌势力无双城的城主,怎么才这点修为,还有就是,这斯分明在纵容独孤鸣,这种纵容不是父亲对儿子的那种纵容,明显就是想刻意把独孤鸣培养成草包嘛。

聂风飘到一处房屋前,见到房屋里两个守卫抬着一个女子尸体走了出来。顿了顿,待两个守卫走开后,进前一看,房屋里一个和独孤一方有些像的年轻人正敲着二郎腿吃葡萄,边吃还边骂骂咧咧:“呸,真他娘晦气,原本还以为今晚本公子会有个美妙的夜晚,没想到这臭娘们这么不识趣,呸呸呸…”

“哦,少城主认为今晚夜晚不够美妙,那让在下送少城主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如何?”

独孤鸣闻声偏头一看,自己身前竟然多了一个人,一席白色长衫,一头飘逸长发用丝带随意束着,俊逸非凡的脸透着温文尔雅,贵气逼人,嘴角又带起一抹坏笑。手拿着一方烛台笑嘻嘻的看着他。

“聂风,居然是你,你居然敢独自一人闯我无双城,找死么?”上次独孤一方独孤鸣拜访天下会,他是见过聂风的。看到聂风就一个人,降龙神腿一招“神龙摆尾”就踹了过来。

聂风手一拂,荡开独孤鸣踢过来的腿,手中烛台随手就砸到独孤鸣两腿间,罡劲一吐,独孤鸣下边一片血肉模糊。一声杀猪般的惨嚎响起,独孤鸣卷缩着身子惨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搞的聂风心里也毛毛,自己是不是邪恶了。

嗯,谁让这斯打自己老婆主意,对,就是这样,聂风随意想着,丢了手中烛台,身形一飘,消失在原地。独孤一方断浪等人听到这边独孤鸣的惨叫声疾步奔来,断浪看着独孤鸣惨状心有戚戚却又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独孤一方牙咬的咯咯响:“到底是谁?”

独孤鸣满头冷汗断断续续道:“是…是聂风。”

独孤一方和断浪大惊失色,聂风居然进了无双城。独孤一方大声吼道:“去,给我全城搜捕聂风踪迹,把人给我揪出来。还有,今晚鸣儿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去。”

独孤一方正怒火中烧,一个下人慌慌张张跑过来奏报道:“城主,不好了,剑阁里的无双神剑,不见了。”

独孤一方慌忙赶到存放无双剑的剑阁,剑架上空空如也,而上方屋顶破了个大洞。手骨捏的咯咯响,独孤一方恨道:“可恶的聂风,抓到你定要你碎尸万段。”

聂风晃晃悠悠正走街上打算找个客栈住一宿,明天离开无双城去凌云窟看看。街上乱糟糟一队队守城巡逻兵跑来跑去,几次从聂风身边跑过却对聂风视而不见,一些小商小贩遭了殃,被这些官兵借搜查之机明抢暗拿。

聂风皱了皱眉,自己貌似连累到这些平民了。突然感知脑后有些动静,回头一看,一把连鞘长剑直直朝他飞来,聂风伸手把长剑接住,凝神向后好生观察了一番,什么异状也没发现,聂风又看看手中长剑,非常疑惑,到底谁丢过来的宝剑,以自己“入微”境的感知力,聆听周身万物,除非境界比自己还高,聂风有点疑神疑鬼的往后走了几步,暗自琢磨不会是笑三笑帝释天那帮BUG提前冒出来了吧。

手中宝剑动了动,聂风低头看向宝剑,剑尖在他手中仍然强行指向一个方向,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跟着长剑指引,行至一处青石彻成的祠堂前,祠堂上方石板上刻着明氏宗祠几个大字。

聂风暗笑道,这剑带我来明家的祠堂是要干嘛,上前推了推祠堂石门,纹丝不动。

身后传来少女的呵斥声:“喂!你做什么?明家祠堂,你不要乱闯。”

聂风回头看去,一个清秀绝伦的少女,手拿一把长剑,正怒目瞪着自己。

“嗨,明月丫头,你也来啦。”

“是你!聂风,你还敢在无双城乱闯。独孤一方正到处搜捕你呢。”

“我有什么不敢的,这里是你家祠堂啊,不过不是我想来的,是这把破剑非带我来的。”

明月惊疑的看着聂风手中的剑:“你胆子还真大,真敢跑去独孤家偷无双剑啊?”

聂风笑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我还用的着去偷,明明是这破剑自己飞到我手上的,还把我带到这。”

明月睁大了眼睛:“你说无双剑把你带到了这里?怎么会这样?无双阴剑也指引我到这里来。”

聂风笑嘻嘻道:“我就说你是我媳妇嘛,你看我们这么有缘。”

明月白了聂风一眼,来到石门前,在石门旁的一小块凸起处轻轻一按,石门轰然打开。两人走进了祠堂后,石门又缓缓关上。

一间昏暗的石室,明月掏出火折子,走到石室中间一处石台上,把石台上的一盏油灯点亮。聂风打量了下石台上挂着的一副仕女图,嗯,非常抽象,太丑了,聂风反正是看不懂。石台上放着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一行小字,“浮世无缘,情难到老,倾城泣别,两皆失声,怨天不公,恨爱无缘。”

好诗!好诗!聂风砸砸嘴,伸手去拿玉佩,却没拿起来,明月嘲笑道:“别白费力气啦,姥姥说:那玉佩要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才能拿起来。”

聂风笑道:“既然是两个人,你还不过来帮忙。”

明月丢了个卫生眼道:“不都说了要相爱的人才行吗,我们怎么可能拿的起来。”

聂风道:“要不咱俩打个赌,如果拿起来了,你就做我媳妇。”

明月赌气道:“赌就赌,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拿的起这块玉…”边说边伸手去拿玉佩,两人的手就这么按在玉佩上,玉佩亮起莹莹光芒,然后就这么被拿了起来。

明月嘴张的老大:“这…这…”脸腾的红了。

聂风笑呵呵道:“我都说了你是我媳妇,咱俩夫妻同心,当然能拿起来。”

玉佩光芒越来越亮,忽的一个淡淡的虚影飘了出来。虚影身着杏黄宫装,端的风华绝代。

“鬼啊!”聂风明月被吓到了。那虚影开口道:“小子修得无礼,我乃明家先祖明玉。”

明月牙齿打颤:“你是…老祖宗?”

明玉温柔的看着明月道:“孩子,你们就是这一代无双剑的传人吗,他是你情郎?”

“我是!”“他不是!”明月怒瞪着聂风:“你别乱说话。”

明玉笑呵呵的看着两人道:“既然无双剑把你们带到我面前,那么倾城剑法就由你们两个继承下去吧。”

几人正说着话,外边吵吵嚷嚷兵器甲胄碰撞声传来,祠堂已经被人团团围住,独孤一方愤怒的大声呼喝道:“聂风,你给我滚出来。”

这独孤一方当真找死,聂风火气已经上来,走向石门,明月赶忙冲过来想拦住聂风,焦急的道:“聂风,你别冲动,他们人多势众,独孤一方又武艺高强,你…”

聂风敲敲石门,不知道怎么开,拍拍明月肩旁道:“你先开开石门,别担心,那独孤一方我还不放在眼里。”

明月无奈只能把石门打开,因为她看到姥姥也站在外边。两人出了祠堂,独孤一方手一挥,带着一众手下围了上来,明月的姥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顿了顿手中拐杖冷声道:“明月,你竟敢带聂风私闯明家禁地,给我过来。”

明月摇摇头想解释:“姥姥,不是的,是这剑…”口张了张,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明玉虚幻是身影也飘出了祠堂,冷淡的声音直刺众人灵魂:“尔等为何在此喧哗?”

众人惊疑的看着这一道半透明身影,这到底是人是鬼?走路脚不占地,用飘的?

姥姥结结巴巴道:“你是…你是…”

明月诺诺道:“姥姥,她是老祖宗啊!”

姥姥慌忙跪下行礼。独孤一方咬牙道:“管你是人是鬼,大伙给我上,抓住聂风赏千金。”

众小弟抽出长刀纷纷冲向聂风,聂风手捏剑指,轻叱一声“东方浩然”剑指一挥,一蓬白蒙蒙剑光呈扇形扩散开来,冲在最前面几个小弟身上血柱喷出。仰天栽倒。

明玉嘉许的暗道一声“好剑法!”独孤一方更是大惊失色,上次拜访天下会这聂风明明才大宗师中期修为,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拨尖了,可是现在这聂风,出手随手一挥,剑罡乱飙,剑意逼人,最起码也是“化罡”境后期,这怎么回事?他不是以风神腿独步武林么,可是风神腿在这一手剑意面前简直不够看。独孤一方深深看了眼聂风,身体往后缩了缩,让一众小弟挡在前面。

姥姥脸色苍白,大喝道:“明月,捍卫独孤家的时候到了,还不快协助独孤城主杀了这聂风狗贼。”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科幻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聂风,玉佩)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一与世无争一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诸天踏步》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一与世无争一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