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全文免费阅读下载 第三二章 啪啪打脸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全文章节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全文免费阅读下载 第三二章 啪啪打脸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全文章节

时间:2020-09-16 11:32:50来源:阅文集团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百度 反攻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下克上 连载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暮夜寒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由暮夜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创作,情节中的天选人物是木氏,刘母,设定新颖,值得一阅。书中主要讲述:陈氏比刘**猾的多,对桑叶看似亲热却是明里暗里打探桑家的家底,算计着如何将利益最大化。桑叶假装不知,回答的滴水不漏,让陈氏深信桑家一穷二白,就只差吃糠咽菜了。虽然心里嘲笑桑家犯傻,但是一想到可以捞个便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免费试读

陈氏比刘**猾的多,对桑叶看似亲热却是明里暗里打探桑家的家底,算计着如何将利益最大化。

桑叶假装不知,回答的滴水不漏,让陈氏深信桑家一穷二白,就只差吃糠咽菜了。

虽然心里嘲笑桑家犯傻,但是一想到可以捞个便宜能干、不要聘礼的儿媳妇,还有机会能把桑家的大黄牛占为己有,陈氏等人结亲的意向就更浓厚了,话里话外的把刘老三夸上了天,欲先把桑叶的心勾住,最好日后能掏娘家的东西倒贴刘家。

桑叶哪里不知道刘家人的小算计,她虚以为蛇的应对着,没过多久就把刘家的底细还有各人的性情摸得一清二楚,倒是心疼起从小在那样三观不正的环境下成长的二嫂了。

“娘,我们回来了!”

这时,去地里喊长辈们回家吃饭的桓儿和小山回来了,发现家里多了几个陌生人,不由得看向娘亲(老姑),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桑叶故作不知,摸着满头大汗的两小心疼道:“快去洗脸,洗好了就把爷奶他们的洗脸水也打好。”

“嗯,我们知道了。”两小齐齐点着小脑袋,看也不看刘家人就去厨房打水了。

小家伙儿都是小人精,娘亲(姑姑)没有让他们喊人,说明这几个人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也就不用给脸面了。

刘家夫妻纵然心里不满,也只当两个小娃子认生不懂事,暗骂了一句没家教也就懒得计较了。

倒是陈氏一家则对有可能成为自己孙子(儿子)的桓儿留心了几分,见桓儿模样出挑漂亮伶俐,不像是庄户人家能养出来的,眼睛都亮了好几分。

原因无他,漂亮伶俐的孩子,总比难看蠢笨的孩子值钱的多。

桑叶彻底被陈氏等人那张赤裸裸算计着的面孔恶心到了,她竭力忍住拿起扫把撵人的冲动,让打完水的两小回房玩耍去,准备等家人们都回来了再做计较。

很快,桑老实等人也扛着锄头回来了。看到刘家人,原本说说笑笑的众人像是吃了苍蝇似的,不咸不淡的跟刘家人打了声招呼,就放下锄头各自洗漱去了。

刘氏却是没想到娘家没有得到自己的回复,竟然就这么带着大伯他们直接杀过来了,脸色蓦地一白,紧张的看向了小姑子,只希望娘家人没有在小姑子面前胡说八道。

桑叶看的清清楚楚,心里暗叹一声,递给了刘氏一个安抚的笑容。

如果说刘家人能勉强忍受两小的无礼,那么桑老实等人漠视的态度,彻底把他们惹恼了。

时常来桑家做客的刘母感触最深,以前桑家对他们再怎么冷淡,也会笑脸相迎礼数周到,哪里像现在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想到这前后的差距,刘母隐隐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心里顿时有些没底。可是一想到劳心劳力的为桑家的解决守寡的女儿,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开始为自己抱屈起来,于是矛头便直接指向了木氏:

“亲家母,咱们两家好歹是亲家,这一大早上门连口水都不给喝也就算了,现在还要看你们一大家子的冷脸,你们桑家是不是不想要这门亲了?”

正洗脸的木氏就等着刘家发难呢,见刘母终于忍不住了,她啪的一声将洗脸帕子重重的甩在了盆子里,溅起的水花落的刘母满身都是。

看着狼狈的抹着水渍的刘母,木氏冷笑着说道:“没错,从你算计老娘女儿的那天起,老娘就没有把你们老刘家当亲家!”

刘母脸色大变,完全没有料到木氏会这么说:“你、你说啥,你……”

“咋地,耳朵聋了没听清楚?”木氏才懒得管刘母怎么想,强行打断了刘母的话:“老不要脸的东西,站在老娘的地盘儿上,还想老娘把你当菩萨供着,你咋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有几大?”

“木氏,你、你才老不要脸!”刘母被骂的老脸涨红,哆哆嗦嗦的指着木氏,气得说不出话来。

论泼辣,十个刘母也顶不上木氏。木氏已经很多年没有跟人撕了,上一次还是十几年前跟李寡妇撕了一场,这也让很多人忘记了木氏当年的丰功伟绩。

“哼,不要脸的老泼皮,你自个儿不把女儿当人看,老娘的女儿可是老娘的宝,你敢算计老娘的宝,还想老娘把你当亲家待,你当老娘跟你一样脑瓜子是摆设不成?”木氏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纾解多日来的郁气,哪里肯放过刘氏,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毒辣。

以前,木氏再厌恶刘母,也不会跟她撕,可惜这一次刘母彻底踩到了木氏的底线,激发她所有的护犊之情,不禁越骂越来劲儿,以至于忘了顾忌刘氏的情绪。

木氏打刘母的脸,也是在打整个刘家的脸,刘父顿时立不住了,他畏惧木氏的彪悍不敢直接对上,竟然拿刘氏这个女儿出气:“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是死人不成?没见你娘被人指着鼻子骂?还不快去帮你娘!”

桑林当即站出来,一把将畏惧不安的妻子挡在身后,直接怼上了刘父:“刘氏是晚辈,插手长辈们的事算啥?岳父岳母以前也说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刘氏现在是我桑家的媳妇,就算要帮忙也是帮我娘,岳父要是看不过眼,你自去帮岳母就是了,小婿绝不阻拦。”

看在刘氏的面子上,桑林勉强称呼刘父一声“岳父”,总不能让刘父抓住小辫子借题发挥,对外说他不孝,把自家好好的名声给糟蹋了。

“你、你你你你、你这个小王八羔子!”刘父血气直冲头顶,右手颤抖的指着桑林冲过来就要打人:“老子是你岳父,你竟敢这么对老子说话?今儿个老子就替你爹娘好好教教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姓刘的,你真把这儿当你刘家不成?”桑老实哪里肯让自己的儿子挨一个老泼皮的拳头,当即冲出来一把推开了刘父,厉声喝道:“告诉你姓刘的,老子的儿子还用不着你出手教训,你要是敢在我家撒泼,今儿个就别想走出李家村。”

桑老实这一嗓子,不仅镇住了刘父以及欲要上前帮忙的刘老大家的父子俩,还有桑叶兄妹几个。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一向与人为善的父亲也有如此威武霸气的一面,瞬间惊掉了所有人的眼球。

精彩点评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暮夜寒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