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崔大人驾到》崔大人驾到实体书完结了吗 第二十章 风 崔大人驾到年上攻

《崔大人驾到》崔大人驾到实体书完结了吗 第二十章 风 崔大人驾到年上攻

时间:2020-09-16 15:23:44来源:阅文集团

《崔大人驾到》崔大人驾到txt by袖唐 崔大人驾到YD 连载

崔大人驾到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袖唐状态:连载中

《崔大人驾到》由网络作家袖唐所著,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大结局,魏潜,崔凝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伏笔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流光溢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第二十章其实谢灏内心深处还是相信崔氏不至于动手杀人,至少并非合族同谋,否则会做的如此明显,甚至还私下里告之谢氏。“舅老爷,族长有请。”外面有人道。谢灏心想来的正好,“长渊与我一并过去吧。”“好。”魏潜

《崔大人驾到》 免费试读

第二十章

其实谢灏内心深处还是相信崔氏不至于动手杀人,至少并非合族同谋,否则会做的如此明显,甚至还私下里告之谢氏。

“舅老爷,族长有请。”外面有人道。

谢灏心想来的正好,“长渊与我一并过去吧。”

“好。”魏潜道。

两人随着小厮一并到了崔氏族中的议事堂。

崔氏族长见谢灏竟然带了个外人过来,心中不快,面上却并未露出丝毫,毕竟就算谢氏不死,崔氏对她也颇为亏欠,“舅老爷带魏郎君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恰好我这贤侄也在,就喊了一道过来。”谢灏解释道,“族长有所不知,我这贤侄颇有能耐,徐友曾赞其有狄公之才,在京时协助官府破了几起悬案,为了清河崔氏的名声,我不打算请官府介入,就让长渊私底下查探,若无可疑之处便作罢。”

族老们听了都略略放下心来,觉得谢灏果然会做事。想到今早的发现,族长底气十足,便大方道,“多谢舅老爷体谅,魏郎君只管查,我们定当全力配合。”

“不知族长唤我前来是为何事?”谢灏问。

族长从桌上拿了一封信递给谢灏,“今日收拾佛堂的时候发现了谢氏的遗书。”

谢灏心中一颤,刹那间脑海里闪过了许多念头。

他接过书信看了看,上面一笔一划皆熟悉,确确实实是姐姐的笔迹,可是他仍然道,“这书信定是假的!”

“不是谢氏的字迹?”族长神色凝重,他们都曾见过谢氏的字,为防是有人刻意伪造,他们还专门找了谢氏以往抄写的书籍比对,不应该是假啊!

谢灏说不出话来,这书信中确实是姐姐的字迹,可是他对姐姐有绝对的信心!因为出嫁女自戕是一件特别不吉利的事情,不论是对婆家还是娘家的名声都极为不利,大家族都十分忌讳,所以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不想与亲家为仇,均会私下了结,对外一律宣称暴毙。

谢成玉出身大家自是明白这些,多年夫妻感情不顺她都不曾自戕,为何突然做出这个举动?

“一封书信并不能代表什么。”魏潜开口打破僵局,“这封书信可能是别人伪造,也有可能确实是出自老夫人之手,不过老夫人上了年纪提前留下遗嘱也极有可能,或许凶手就是看准了这点才下手,以便造成**的假象。”

两大家族议事,在场的都是前辈,魏潜即便有一些想法也不应该随便开口,可他偏偏不是那样拘泥人情世故的人。

崔氏的族老们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老夫人一定是他杀,心里都有些恼他,但是碍于谢灏在场不好直接出言斥责。

对于魏潜来说,非正常情况下的死亡,他必然是先分析他杀的可能Xing,当排除一切他杀可能才会考虑是意外或**。他既然答应谢灏尽力,就肯定会尽力。

谢灏听了他的话,心里瞬间恢复冷静,“长渊说的也有可能,这种事情毕竟查清楚才好。各位以为呢?”

既然谢灏这样要求了,就说明心里是有怀疑,如果不查清楚,以后对崔氏肯定会心存疙瘩,若真是族人所为,好生请罪便是,崔氏也不怕担负这个,族长想到这些,便道,“舅老爷说的是,我还是先前的话,我们崔氏定当全力配合。”

接着,他又说了一些煽情的话,“谢氏嫁入咱们家便是咱家的人,再说她这三十年贤德温良,上孝顺公婆,下教养出的子女个个出色,若真是被歹人所害,我们绝不会姑息!”

“这便好。”谢灏再没有力气多说什么,只回了一句便要带魏潜去佛堂里看看。

族长令人领二人前去,并让一名族老和崔况一并前去,表示崔氏也积极查明此事。

崔氏已经将佛堂给封了,任何人不得进入。

族老拿钥匙打开门锁,请一行人进去。

院子里的桐花无人清扫,浅紫淡褐铺了厚厚一层,散发出微带**的香气。

魏潜问了佛堂所在,便先去了那里。

乍一进屋,便觉时光一滞,一切安静的仿佛从来都是如此。

屋里里有三个门,前、后、侧,都紧闭,魏潜转了一圈,发现侧门已经被封死。屋里的摆设很简洁,案上还算干净,佛祖慈眉善目,座前方了一串紫檀佛珠和香炉。佛珠乌紫油亮,一看便知道是经常拿在手里盘,香炉里面有些香灰,但没有香。

魏潜细细看了一圈之后,问崔氏族老,“前辈,不知是否可以看看别处?”

“随意。”族老道。

魏潜得寸进尺,“那是否可以见见崔二娘子和林娘子?”

族长刚刚放出话,族老怎好拒绝魏潜的请求,“老朽派人去叫她们过来。”

“多谢。”魏潜道。

得了准许,魏潜便围着佛堂看了一圈,之后又去老夫人屋里,随后又把每一个屋子都看了一圈,期间一言不发。谁也不知道他看出什么没有。

崔况一直很有感的跟在魏潜身边,魏潜盯着某处看的时候,他便也使劲看几眼。

早有侍婢来禀报,崔凝和林氏已经到了,可魏潜不急不忙,直到看遍整个佛堂才过去见二人。

“我想先见见崔二娘子,不忙见林氏。”魏潜道。

意思就是想将二人隔开问话?

族老会意,便将谈话的地方安排在了老夫人诵佛的地方,先叫了崔凝进来。

隔了小半个月,魏潜再见到崔凝,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崔凝正在抽条的时候,再加上她这些日越发瘦削,整个人像竹竿子一般,老夫人之死似乎对她打击很大,眼里已经不见天真懵懂,显得颇为幽深。

“请坐。”魏潜道。

他态度很是随意,便如那日喝茶时一般,崔凝不知不觉中放松了一点。

待她坐下,魏潜便道,“老夫人突然亡故,想必崔二娘子心里难受,若老夫人是为歹人所谋害,崔二娘子定会尽力配合抓住凶手吧?”

崔凝疑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你就与我说说那日发现老夫人中毒时的情形,越详细越好。”

“是你在查此事?”崔凝问道。

魏潜颌首。

“你一定要抓住凶手!”

魏潜神情不动,“崔二娘子好像确定老夫人被人所害?”

“祖母一定是被人害死!”崔凝眼中酸涩刺痛,却再也流不出泪来,她喉头微哽,缓了缓才道,“在那之前的一天祖母还说要教我调香,还说在我身上找到慰藉,以后要好好教我。”

崔凝守灵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也是想了好几天才想明白,她坚信老夫人不是**。

魏潜感觉到小姑娘忽然爆发出的巨大悲痛,只好搜肠刮肚的想了几句自认为是安慰的话,“节哀吧。既然如此,你更应该仔细回想那天的情形,只有抓住凶手,替老夫人报仇,才能慰她老人家在天之灵。”

这句话,像是为崔凝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她一直沉浸在老夫人和师兄们已死的悲痛中,竟然没有想过为他们报仇!现要找到杀害老夫人的凶手,将来回到师门也一定上天入海也要抓住害死师兄们的恶徒,将他们碎尸万段!

崔凝枯死的心像是一下子被点燃了,烧起了熊熊的复仇之火。

魏潜见小姑娘有了精神气,顿时觉得自己安慰人还是蛮有一套,压根不晓得自己可能一手弄出一个偏激的复仇少女。

崔凝让自己静了静心,细细与魏潜说起那日发生的事情,从看书到发现不对,事无巨细的说与他听。

“我当时喊了没有人应声,也推不开门,于是在廊下坐了小半盏茶的时间。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就开始踹门。”

“你的意思是,当时门是从里面拴上?”魏潜向她确认。

崔凝肯定道,“是!我踹了两脚没踹开,心里就更着急了,所以就更用力,踹到我腿发麻,那门才开。”

“你在廊上等候的时候,心里想了何事?”

崔凝不了解问这个有什么用,但还是仔细说了,“当时想的很乱,比如,祖母平日念佛从来不爱关门,祖母要是出去的话不会不告诉我一声也不喊我吃早饭,所以她一定在里面,还有这么大声音她都不开门,肯定是出事了。”

一个正在慌乱的八岁小女孩短短时间能够想到这么多关键,算是思维相当敏捷了。魏潜对她不由得刮目相看。

“你继续说,尤其是从开门那一刹那,尽量详细。”

“门开之后,我还听见咣当一声,然后风很大,吹的我只能眯起眼睛,风里都是香火的味道,我看见祖母的衣裙被风吹起来……”崔凝声音渐渐低落,“我跑过去看见她面色苍白中泛着青黑,嘴角有血,喊她也没有反应,我去握她的手发现很凉,就连忙跑出院子求救。”

魏潜抓住了几个关键,却没有打断她的回忆。

“我撞见两个仆妇,叫他们去请孙神医,他们两个都跑开了,一个向东,一个向西,我又返回佛堂守着祖母。我听说人中毒之后不能随便移动,否则会加速毒发,所以一动也不敢动,我想等孙神医来了,祖母一定会得救。等一会儿,孙神医和族长一起来了,可是孙神医看了之后说祖母已经去了两个时辰左右。”

崔凝说了那天能够记起来的所有事情。

魏潜问道,“你踹门进来的时候感觉风很大,那么进来之后屋里是什么样?你跑去求救返回之后,这屋里又有什么变化?”————————————————大家反映说的章节看不了,不知道是否与我捉虫修改有关系,这一章我暂时不捉虫,手机用户能看的到吗?麻烦反馈一下,如果是我捉虫的原因,我以后尽量不当天修改,如果不是,我会向反应。

精彩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魏潜,崔凝)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袖唐)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