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蜜蜂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最是尤人笑》女教授古代青云路 第72章:且修兵马战乾坤(3) 最是尤人笑弱受

《最是尤人笑》女教授古代青云路 第72章:且修兵马战乾坤(3) 最是尤人笑弱受

时间:2020-10-18 12:01:20来源:阅文集团

《最是尤人笑》女教授古代青云路 YAOI 最是尤人笑冰山攻 连载

最是尤人笑

类型:婚恋作者:人字伶仃状态:连载中

新书《最是尤人笑》是人字伶仃撰写的一本婚恋风格的新篇,主线角色朱谷,穆青霭,主要讲的是:在北大营之中,夜夙尤被“好好招待”了一番,回来之后就和穆青霭嘀咕着宫里的点心实在是太好吃了,都把人的嘴养叼了。穆青霭心里道:“你嘴本来就很叼,还用养吗?”夜夙尤又怀念起了胥城的红鱼抱月,然后当天晚上晚

《最是尤人笑》 免费试读

在北大营之中,夜夙尤被“好好招待”了一番,回来之后就和穆青霭嘀咕着宫里的点心实在是太好吃了,都把人的嘴养叼了。

穆青霭心里道:“你嘴本来就很叼,还用养吗?”

夜夙尤又怀念起了胥城的红鱼抱月,然后当天晚上晚膳又吃得比猪还多。

“今天比武太累了?”云绯颜非常含蓄地关心了她一下,旁边一同吃饭的穆青霭立马就听出了她话中的话:你今天累到了吗?吃得这么多?

当然,云绯颜就是在开玩笑,否则这话也未免太过刻薄,夜夙尤吃得起劲,丝毫没去管云绯颜的话中话,一边吃一边说:“是啊,可累可累,所以今晚要多吃一点。”

穆青霭闻言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云绯颜瞄见穆青霭的动作,忍不住笑道:“青霭今天也与好多人比试了许多场,估计也累了。”

穆青霭放下碗筷,垂首道:“多谢公主关心。”

夜夙尤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合伙笑话她,愤愤地咽下嘴里的饭,然后道:“你们两个居然笑话我?穆青霭,你皮痒了是不是?”

穆青霭吃得差不多了,刚刚碗筷放下就没有再拿起来,这会儿垂首坐着,听到夜夙尤略过云绯颜直接把话锋对向他,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却非常认真地说:“不是,师姐,以后不敢了。”

穆青霭简直敷衍到了一种境地,夜夙尤放下碗筷蓄力要继续说,云绯颜适时地截住了夜夙尤的话头:“夙尤,三天之后就是朱谷那位二哥大婚的日子了,夙尤如果想去的话,不要忘记时间啊。”

夜夙尤终于有了一丝饱的感觉,摸了摸嘴,看向云绯颜:“绯颜,你这算不算是助纣为虐?”

云绯颜摇了摇头:“我这是助人为乐。”

“哈哈哈哈哈。”夜夙尤大笑。

三天之后的一大早,朱谷就准备出宫,去她那位二叔,朱信朱大人家中参加喜宴。昨天晚上她才准备好了要送的礼物和礼金,还特意拿了礼物去给云绯颜看看合不合适。她拿了一柄玉如意,与一块巴掌大的红珊瑚,虽还未经雕琢,却难得的已经显出了宝石的光彩,若是经过雕琢,镶嵌于冠上该是多么的耀眼?

云绯颜点了点头,随手把盒子扣上:“嗯,很好。明天放心去,不痛快了也不用憋着。”

朱谷闻言眼里蓄了泪,虽然她知道,云绯颜这么做不全是为了她,但至少她是可有可无的,云绯颜肯给她这样的机会,她已经万分感激了。

夜夙尤趁机凑上去把朱谷圈进怀里,安慰道:“朱谷不要哭吗,不如明天我陪你去,你放心骂,他们若敢欺负你,我就帮你掀了他们家可好?”

朱谷笑出了声,嗔怪地看了她一眼,说:“夜姑娘不要开奴婢玩笑了。”

夜夙尤锲而不舍道:“我没有开玩笑,我可是说真的。敢把我的小美人儿气哭了,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好过啊。”

云绯颜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第二天,朱谷没想到,夜夙尤是真的要跟她一起去。

朱谷出宫之后才发现夜夙尤,或者说夜夙尤并没有走宫门,而是翻墙跑出来,然后在宫外截住了朱谷。

“夜姑娘?”朱谷被突然窜出来的夜夙尤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疑惑地问,“夜姑娘什么时候出宫的?”

夜夙尤笑,指了指身后的宫墙,说:“和你一起出来的啊。”

朱谷无奈地笑了笑,说:“夜姑娘,门才是用来走得。”

夜夙尤说:“嗯,此话有理,绯颜给我的腰牌,也不能不用。”

朱谷无奈地摇头:“夜姑娘出宫来是要去哪里?”

夜夙尤微微一歪头,说:“听说朱大人家有喜宴,我也想去蹭一蹭喜气。”

朱谷神色微变,她才想起来昨天夜夙尤的话:“夜姑娘不是开玩笑吧?”

夜夙尤笑:“我像是在开玩笑嘛?”

朱谷抬眸看着夜夙尤,一双眼睛里含着一分感动:“是公主请姑娘……一起去的吗?公主是有什么吩咐吗?”

夜夙尤看着朱谷,忽然发现这个云绯颜身边的小侍女,有着不输云绯颜的姿色,虽然不如云绯颜一般的雍容华贵,但是她独有自己的味道,清纯可人,特别是左边腮上一颗不大不小圆润的黑痣,点在精致细嫩的皮肤上,衬得人十分的精巧。她特意打扮过,大抵是想出一口气,告诉那一家人,没有他们,她也没死在外面。但说到云绯颜的时候,她又显得十分小心,又有些探寻的意味。

夜夙尤说:“没有,走吧,今天看好戏就行了。”

说罢,就拉着朱谷一起走,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来:“咦?我好像不认识路。”

朱谷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抬手指着一个路口道:“咱们走这边。”

这位朱信朱大人位及少司空,家业也并不小,这会儿爱子娶妻,府上看起来也是十分光华,朱谷到了的时候,也并没有被特别的关注,毕竟她就算现在是看起来光鲜亮丽,毕竟也只是公主身边的侍女,于朱信并不会有太大的帮助,也不知道朱信的夫人是为何非要请她去的。

婚礼当天人多手杂,就算夜夙尤看起来太不寻常了些,也并没有被怎么多问,就放进去了。倒是朱夫人在席后悄悄地派侍女将朱谷请过去。夜夙尤不方便过去,朱谷便十分抱歉地拜托夜夙尤在原地等她一会儿。夜夙尤从席上下来后注意力就被一派华丽的花园吸引了目光,摆了摆手示意朱谷不用管自己,朱谷才跟着那个侍女去了后面。

两人前脚刚走,夜夙尤后脚就悄悄跟上去了。

夜夙尤今天倒是没有一身红衣四处招摇,她穿着苍色的衫子,配樱色的裙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么一个风华倾君的女人喜欢翻着墙走。

比之前院的热闹,后院显然冷清了不少,只有匆匆来去的小厮和侍女,匆匆地也没有注意到这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

精彩点评

《最是尤人笑》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朱谷,穆青霭)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人字伶仃)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